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董事总经理龙宇:“傍大款走正道”

2012-12-15 15:00 · 投资界     
   
我觉得是,我正担心二海要问我对政策解读的问题,我们一个外资的企业怎么回答,我们深刻的理解自己能做的事情,还要理解并规则潜规则,傍大款,走正道。

  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董事总经理龙宇:“傍大款走正道”
图为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董事总经理龙宇

       投资界12月15日消息,2012年中国文化金融创新峰会在北京召开。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董事总经理龙宇表示,作为外资企业,在政策面前要深刻理解自己能做的事情,还要理解“潜规则”,傍大款,走正道。

  以下为发言实录:

  因为跟二海和在座的各位讨论我觉得很亲切,我来自欧洲的一家投资公司,贝塔斯曼,很多中国公司认为这是一家出版社或者是图书销售公司,我们在这里探讨这个话题倍感压力,觉得有很大的学习机会。其实它是遍布在欧洲以点石为主要盈利方向的,横跨音乐、图书、杂志出版,全世界最大的媒体企业之一,前不久发生的金融撬动的并购案,这也是我们公司最近比较大的举措。

  孔炯刚才提到的我觉得非常有启发,在中国这样一个生机无限的文化产业,行业内的高端人士都是来到这个市场就准备用金融的杠杆撬动发展,对于我们觉得非常有启发。如果微博有机会的话,我们觉得微信真的是生于中国,非常非常奇迹性的产品。

  刚才谈到的文化创意产业和金融之间的关系,刚才孔总介绍的《中国达人秀》、《中国好声音》,在欧洲,在英国正好是我们的产品,需要有一个把版权在中国落地开花本地化的过程,相信这不是简单的文化价值或者是节目形态的输出,而是有很多广告在后面,当地的团队制作它一系列的产业链的整合和产业链的对接过程

  这就是我们目前在中国的布局,我们大概在中国有八千名员工。谢谢!

  在一个艰难的行业,我们面临的管制、困境特别多。你问这个问题应该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们也投资了滚石音乐这样的公司,我们对音乐既爱又担忧,

  BMG其实是并购战车,过去18个月里面,我们平均每6个月买下一个中型的音乐公司,为什么呢?我们看到版权是洼地,我们的同行时代华纳在中国本来政府给了他们非常非常好的政策,但是他们在黎明的时候撤退了,他们那时候其实给了非常好的政策,无论是搞基地还是进院线,一直到2005年的时候,中国电影马上就要天亮了,每年翻两倍以上的票房成长的时候,他们觉得实在没有希望,撤,看不到中国人还有为内容付钱的可能性。没想到他们撤出中国市场之后,中国开始进电影看电影,而且有的场次还爆满,非常惊讶。

  同理可证,对于音乐来讲也是类似的,音乐现在非常的黑暗,实际上我们是全球的几大唱片公司里面唯一一家在盈利的,就是因为我们不是一家唱片公司了,因为大家要把音乐当成一个商品来营销,而不仅仅是一个艺术,一个精神,一个图腾,一个奢侈品来售卖的时代。由于终端设备的普及,音乐的消费形式跟十年、二十年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一首歌就是几分钟,音乐的形态毫无进展,非常古典,就是整个渠道没有理顺。以前唱片公司本人对他们的可耻行为要负非常大的责任。以前他们花了大的市场营销的预算去包装天皇明星,你的利润很大,实际上你卖的价格也非常不合理。心平气和的想,互联网给你提供了这样的机会,移动互联网给你提供了更多的机会,我们自己公司的三个选秀节目非常著名的,中国超级女生就是借鉴的,《我们约会吧》,这里面都能产生出好的声音,唱片公司也享受这些好处,就是没花这些钱,你管理的时候应该更数字化的高度运营。现在我们编辑的140万首歌,一分钟之内就可以选择到。非常低的成本之下你是可以赚钱的,中国市场特别有希望,我们一定一起做。

  因为中国市场很惊人,中国市场人口基数这么大,但是音乐市场相当集中,一共就是卡拉OK里点唱的七八万首鲜活的歌曲是真正有价值的,这七八万首歌就是用天价买下来,仍然很低。如果真的有人愿意做这件事情,五年之后,我相信拥有这个版权基础的企业会拥有很大的机会。特别是我们天天都在谈移动互联网,除了游戏,谁赚到钱了?相信音乐是一个渠道。

  我补充一点比较积极的,民间资本,商业资本,国有银行对文化创意产业相关的金融政策,贷款政策已经有很大进步了,现在有很多广告公司资质能够得到授信,制播分离以后,独立出去的电影电视制作,都是这个公司还没成形之前,有一些民间或者商业资本愿意去支持,我还没有去谈基金,大家都是在承担相当风险的情况下,已经在放了,是相当积极的,很有效率了。

  我觉得是,我正担心二海要问我对政策解读的问题,我们一个外资的企业怎么回答,我们深刻的理解自己能做的事情,还要理解并规则潜规则,傍大款,走正道。

  版权是国家在弘扬的事情,版权这几年的确有水涨船高的趋势,电视剧的版权这几年虽然由于竞争格局在互联网端的大战影响到了。

  电视剧毕竟已经到了有一段疯狂的时候,我认为价钱到顶了,当时卖给网络的版权已经卖给大客户电视台的版权已经到了10和8的比例了。

  充分的市场竞争给了版权机会,再进一步说,这就是所谓的内容,只不过现在社会以金融的方式来定义这些可以流动的内容产品,它就是版权了,又可以用多种多样的产品形态,管它是一个商品还是一个电视剧,还是一个书,还是一个音乐,多次的消费它,就是版权的问题。每一次都是渠道先行,内容靠后,渠道大战开始是资源型的,关系型导向,想把这个铺开了,有时候是技术型的,能不能做出某某渠道来。现在版权的机会来了,市场竞争这么厉害,这几年版权都在出现回归,哪怕最惨的音乐也在渐渐回来,至少要有一个洗牌认证的身份,很低的打包价还是怎样,首先有准生证了。电视剧是最高端,和电影的版权已经出现了交易了,甚至WPP这样的公司,已经在中国并购一个非常小的公司,上个星期刚刚发生的,是一间小的不能小的公司,就是管理这么小的市场,美国进中国的大片的好莱坞市场前面的电影版权之间的纠纷,就做这样的事情都能养活一间小公司了所以我觉得版权的格局渐渐形成了。如果我们卖版权的话,我们卖《非诚勿扰》,卖《达人秀》的公司,每年版权收益是20亿美金,所以这个确实可能,中国不做这样的梦,2亿人民币,20亿人民币,是不是可以当成一个预期。

  我们非常关注明年一季度亚马逊进中国的现象,会对中国阅读版权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我们觉得像SMG,拿自己的身家性命给这个行业背书,说明这个行业的机会有多大,我们第一个是Video,打破头我们也要进入这个领域,我觉得还是有机会,市场格局还远远未定,腾讯还未动,我要看看这个以后是什么格局。我们怎么切进去呢?可能还是想别人做吃肉的,我们做吃草的,大家都做平台型企业,谁来做内容,谁来做服务,那就由一间外国公司来做吧。内容上,下一代年轻人欣赏习惯的趋同性非常强,我们公司真的是五年前我们做五年计划没想到,中国人接受《非诚勿扰》,在中国做得这么好,我们发现无一例外,我们跟中国12家电视台有买卖关系,他们都在或多或少的付钱,在买节目模式,未来我们20亿美金要靠中国涨到30亿美金了。

  第二是音乐的方向,不能责备人性,在美国也是盗版为绝对主流的消费,中国可能是更高了,我们使用后台技术怎么使大家的付费,或者付费的方式,付费的间接性,音乐以后是B2B的生意还是B2C的生意,现在我们B2B的生意占70%以上,卖给游戏公司,卖给手机公司等等这是我们的模式,我们在中国也会关注这一块儿。

  还有新媒体模式出来的新的形态给我们启发的,现在100%的技术团队都是在北京,说明中国会有原创技术出来的。就是这三块。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