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信移动:“伪创新”的真面目

2010-10-18 13:28 · 创业家  叶静   
   
“地面加空中”这一独特模式,让恒信移动得以顺利登陆创业板。然而,模式背后却是其零售业务的不断萎缩及创新业务的空中楼阁。

  跃进路是石家庄著名的手机一条街,两三百米的街道,街头是国讯通讯的一家店,偏街尾的地方有一家迪信通店、一家恒信移动店,而中间有另外3家国讯手机店以及各种指定店、外包店及不知名的卖场。

  这样的场景正是河北手机零售市场格局的真实写照。不过恒信移动(SZ.300081)却因依附河北移动获得定制手机业务并因此号称当地老大,进而成为创业板第80家上市公司。

  一家在全国并无太大知名度的手机零售商,是如何成为一家创业板公司的?恒信移动董事长孟宪民做了一件聪明的事,将其在北京总量不大的增值业务整合进入河北的手机销售公司。尽管在销售额中只占较少份额,但却让恒信从传统卖场摇身成为科技型公司,并以“地面+空中”的独特模式亮相创业板。这种模式的实质是“地面”业务提供基本财务数据,但实际处于下坡路中,并无太多前途;而“空中业务”基本属于拼凑,可以用来讲故事,但能否独立存活都是问题。

  “完全就是做概念”,一家投行的董事总经理直言。几块小舢板搭在一起,就能成为超级航母吗?面对市场的质疑,《创业家》杂志也试图联系孟宪民,希望能就恒信这一模式创新及其技术的核心竞争力作深入采访,但迟迟没有得到回复。于是,《创业家》记者走进河北,从这里开始了解真实的恒信移动。

  零售市场3年下降4成

  “石家庄人买手机都到跃进路”,开了10多年出租车的林师傅说。

  在这个石家庄人最喜欢的手机一条街,恒信移动有一家店,而他的竞争对手国讯通讯的规模有四家店。

  在河北,恒信移动现有26家连锁直营门店及109家与移动合作的营业厅。2009年恒信销售手机115万台,销售额7.5亿,号称当地老大。

  但是这个老大当得并不容易,因为这115万台的销售中超过一半来自河北移动的手机定制业务。单论零售市场,恒信并无太大竞争力。

  国讯通讯的一位人士告诉《创业家》:“我们才是老大。”这位人士介绍说,2007年时两家公司在石家庄的门店数量比较接近,但现在国讯增长到了38家,销售额也在稳步增长。而3年间恒信在河北零售市场销售额下降4成,从2007年6亿元下降到2009年3.6亿元。

  成立于1995年的国讯通讯2009年零售额金额达5亿元。而在恒信7.5亿元的销售额中,零售金额不足4亿元。二者的发展质量也不可同日而语。恒信50多万台手机销售额比国讯40万台还要少1个多亿。折算成单价,国讯手机销售均价约为1200元,恒信仅700元。

  为什么恒信移动的手机单价这么低?曾就职于恒信的河北手机市场资深人士王培(化名)为《创业家》揭开了这个谜团,“恒信移动致力于联合移动发展营业厅,合作厅就是外包厅,地处偏远,没有多少价值”。

  不过恒信移动似乎不这么认为。这家公司的招股说明书透露,不积极发展连锁直营,是因为营业厅终端未来更具价值。这样的解释显然不能让人信服。

  移动或将收回手机定制业务

  3年内在河北零售市场的销售额下降4成,竟还能通过发审委审核,功劳都在定制手机。

  所谓定制手机,指运营商为自己的客户量身定做的手机。由于中移动各分公司拥有手机定制和集采的权限,这使得多家社会渠道与各地区移动公司保持着紧密关系。

  2009年,恒信代理运营商销售金额3.8亿元,占比从2007年的29.72%增加到2009年的 51.32% 。

  恒信移动董秘陈伟告诉《创业家》,目前河北移动只通过5家具备定制手机资质供应商的公司采购定制手机。“恒信已占到50%以上份额,超过另外4家总和。”

  “定制手机主要取决于和移动的关系”,王培说,“这种关系很容易被打破,恒信对单一运营商的依赖太强了。”在他看来,这不是公司发展的核心竞争力。

  依托地方移动公司的合作关系,也使得定制手机高增长故事很难复制到外省去。更重要的是,现有的手机定制业务正危机四伏。身为恒信上游供货商的天音控股、爱施德同时也是恒信潜在的对手,他们也是移动多个省份的定制手机合作商。

  最糟糕的问题在于,中移动曾与多家社会资本共同出资成立的销售公司——中移鼎讯,也是河北定制手机供应商之一。今年年初,中移动成立 “终端部”,将原本分离的终端营销中心和终端管理处职能统一。《创业家》采访的河北手机市场人士称,坊间传言,采购这块肥肉很可能被收回。

  如果这一传言最终被证实,恒信移动将面临重创。

  “创新业务”始现真面目

  一家既无太大前途也无多大市场影响力的手机零售公司,为什么能通过发审委的审核?另一个秘密在于“创新业务”。

  在2009年的收入构成中,“创新业务”约占2成,其中半成来自个人信息业务(语音杂志平台及音乐搜索),一成来自行业移动产品销售(主要指移动代理服务器、烟信通等相关产品的代理),半成来自行业信息业务(主要指移动总机等业务)。

  当初上市之时,恒信移动一直强调手机销售业务在公司营业额中占比呈下降趋势,“创新业务”将得到发展。遗憾的是,上半年年报显示,手机销售上升到86%,“创新业务”从约20%下降到14%,尤其是语音杂志平台及音乐搜索业务下滑明显,而这两块业务正是恒信移动标榜的。

  语音杂志平台及音乐搜索业务集中于恒信仪和公司,去年利润接近1200万,今年上半年仅200万元左右。

  陈伟说,因为研发等相关费用在子公司发生了,但收益却主要体现在河北了,所以数据不是很好看。

  这样的解释让人无法适从,因为这几家公司都是公司要重点突出的创新概念公司,为什么反而需要将利润释放给手机专卖业务呢?真相是什么,我们无法得知。

  实际上,语音杂志和音乐搜索这两块业务在资本市场上并不新鲜,早有新太科技科大讯飞等公司的存在。

  “2006年时,我们就与26个省开展了合作。”新太科技负责语音杂志平台业务的人士说。现在仪和副总经理陈源凯正是新太科技前副总工程师。值得注意的是,新太科技的经营状况至今仍非常糟糕。

  音乐搜索方面,则有科大讯飞这样的强敌。“科大讯飞几乎占有中国联通全部音乐搜索市场份额,与中国电信也已形成全面合作关系,确定了10多个省的业务。公司已与中移动9个省份确定了业务合作关系。”科大讯飞技术部江先生说。据他介绍,在语音技术方面,除了科大讯飞,国内还有几家比较不错的公司,他猜测“恒信应该是和其中哪家合作的吧”,显然恒信自身的技术能力尚未得到同行认可。

  陈伟的介绍也暗合了江先生的猜测。“很重要的因素是和中科院合作的专利技术,之前项目增长很快,但今年表现平稳。后期运营还是没有科大讯飞做得好。”在她看来,通过语音识别下载歌曲在移动用户里并不主流。一个背景是,科大讯飞半年报显示,主要来自音乐搜索的增值业务销售总额只有3000多万。 陈伟承认,“恒信的优势不明显。”

  而同属“创新业务”的恒信彩虹科技有限公司,去年全年1500多万元净利润,今年上半年仅实现不到300万元利润。另一家北京恒信掌中游科技上半年亏损接近200万元,而去年全年仅亏不到10万元。

  整体来看,今年上半年恒信移动的6家“创新”子公司赢利不到300万元,而去年上市前接近3000万元!

  “恒信移动的创新业务就是概念。”一家投行的董事总经理接受采访时说。严重下滑的半年报开始让创新业务显露原形。

  而从公司的研发也看不出公司“创新业务”会有何突破。恒信2009年研发投入约1800万,其中1600多万是名目不清的其他业务(老项目升级及其他预研),列出名称的14个项目的研发总投入只有100多万。

  灰点分析

  创新业务上半年业绩大幅下降,占收入比越来越低,未来沉沦可能性极大。

  创新业务大多并无创新点,只是给发审委员看的文字游戏。

  主营业务手机专卖业务,在河北市场没有太大竞争力,3年市场份额降4成。

  寄生河北移动,手机定制业务存在被收回风险。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看了这篇文章的用户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