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登国际王一敏:VC需嗅觉灵敏 团队默契是关键

2010-08-17 16:34·投资  投资界  刘聪  1
   
摘要近日,清科独家采访了华登国际创办人兼董事长陈立武、董事总经理王一敏及董事总经理黄庆,谈到华登国际在华17年的历史,王一敏介绍,华登国际的团队更加本土化,而团队成员的合伙人中大都有运营经验,在看项目的方面可以全方面考察项目的发展前景。

华登国际王一敏:VC需嗅觉灵敏 团队默契是关键

  近日,清科独家采访了华登国际创办人兼董事长陈立武、董事总经理王一敏及董事总经理黄庆,谈到华登国际在华17年的历史,王一敏介绍,华登国际的团队更加本土化,而团队成员的合伙人中大都有运营经验,在看项目的方面可以全方面考察项目的发展前景。     

  对于最满意的案例,陈立武表示,新浪是满足的投资项目:对这家中国第一代门户网站的注资获得了超过8亿美元的回报,和超过27亿美元的市值。

  在提及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对华登国际的影响时,王一敏表示,华登国际2007年就开始为企业做准备,通过紧缩或融资的方式。她指出,这与华登国际之前的经历是分不开的。“经历得多,就有对市场的嗅觉。”王一敏称。

  而对于机构在行业中的成功基因,王一敏表示,人是最重要的因素,她指出:“VC本身没有创造专利,没有生产产品,就是靠人与人之间的团队合作。团队的默契和信任最重要。”

  以下为采访实录:

  投资界:华登最近投资了百世物流,这个项目是如何完成的?

  王一敏:百世物流是华登5月份投资,和鼎晖投资一起完成的。我们对这个团队在个人层面都很了解,周韶宁是在UT斯达康出来的,我们很认可整个团队的定位和发展策略。从公司的业绩上来看确实增长得很快。对我们来讲相对来说是一个很容易心动,很容易做决策的项目。

  投资界:中微半导体的投资是如何完成的?

  王一敏:其实中微半导体华登国际已经投资了一段时间了,最近上海市政府又追加投资了。从国家开发银行到上海政府对这个项目都特别支持。这对我们早期的投资者来讲也是很开心的一个事情。

  投资界:近日有消息称,高德软件在纳斯达克上市,这家企业曾获华登等投资,目前的进展如何?

  王一敏:公司是上个月底上市的,当天美国股市狂跌100点,结果高德软件上市的定价是申报的价格范围内的最高限来发行的。发行以后也获得了市场的认可。

  退出的时间点,从我们的角度还是看看吧,公司还会继续成长。到了必须的时间点还是会退出,这个是基金本身决定的。

  投资界:华登国际在软件和通讯方面的投资经验很丰富,今年在这方面有没有什么侧重的点?

  王一敏:其实我们一直都是非常活跃的在投信息技术、清洁能源、消费类。不管是一些已经退出和现在还在涨的公司,都是这三大类。

  投资界:下半年的投资计划中将会涉猎哪些范围?

  王一敏:我们一直在找信息技术、清洁能源、消费等行业的项目。但一般从基金的运作来讲,并不是规定一年必须要投多少,还要根据项目。如果风险很大、或阶段上不合适、或团队上不能很融洽的一起工作,估计不会去投。从我们的角度来说,团队一直在积极的找项目。

  投资界:华登国际现在做了超过15年的历史了。在两位看来,华登在这么长的发展时间中,有哪些时间点比较关键?

  王一敏:我们在全球有23年的历史,在中国有17年。在中国的确非常长的时间了。华登的个性很明显,非常踏实,不太花哨的。在中国17年,做了很多事情人们都不太了解。我们整个团队非常关注的就是做事。所以你讲到的转折点,在这17年里有几个重要的转折点。

  第一个时间点是刚进中国的时候。华登刚进入中国的时候就碰到通货膨胀,93年进来的时候通胀很厉害,那是中国第一次很大的通胀。第二次是97年亚洲金融危机,然后是2001和2002年的互联网泡沫,之后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所以说起来在中国17年也没有平静过,每隔三四年就折腾一次,这次金融危机的时候我们很快帮助下面投资的公司做好了准备。

  其实我们07年就为公司开始做准备,那时候我们就感觉到风向不对了。所以我们就帮企业该融钱的融钱,该紧缩的紧缩,做了很多的工作。所以华登非常高兴08、09年的时候企业全部安全度过了。我们提前一年做功课,这和前面的经历是分不开的。这并不仅仅是一个点,它是承上启下的,经历过了这么多,就有这个嗅觉。所以今年我们也有很多公司等待上市,也是和以前的功课离不开的。

  黄庆华登已经有超过八十个项目上市了。

  王一敏:华登的整个团队的EQ都是很高的,比较能控制情绪。不会在低迷期走人。华登的人一直都是非常踏实的做事,情绪不会大起大落。

  黄庆:内部谈一个项目的时候,可能你比较积极,但是其他人还是会比较冷静的看这个事。

  投资界:华登在这么长的发展历程中有没有相对低落的时候?熬过这段时间用了什么样的方式?

  黄庆:华登最早是从硅谷开始的一个基金,在硅谷算是主要基金之一。它第一个把基金带到亚洲,开辟了亚洲市场。这之后就有很多上市机会了——纳斯达克、台湾、新加坡、香港,这些都可以做,还有国内上市。所以我们的路子比较宽一些,也就没有什么“一跳而起”。

  投资界:团队中选择项目的策略是怎样的?是几个人去看同一个项目,还是等到做决策的时候再一起看?

  王一敏:大家都会看。其实我们是互相支持的,也非常互补的。包括经验和思维,可能大家看的角度不一样,但是都能读懂彼此的语言,了解对方的忧虑。

  黄庆:如果这是一个热门的项目,我们就是要赶快搞清楚是不是要投,这个时候大家就坐在一起,做出自己的贡献,带进来各自的资源。

  王一敏:团队里大家的感情也都比较好,合作比较密切。

  投资界:说到具体的看项目,我想了解一下咱们这个团队里面每个人具体负责哪一块?

  王一敏:我们刚才讲的几个方面,一个是新兴技术、还有清洁能源和新的消费行业,其中新技术方面所有的合伙人都很熟,比如黄庆负责半导体;我看通讯、软件、消费领域多一些;李文飚看移动、互联网方面。环保和清洁能源整个团队看的都比较多。

  华登的一个优势是,在国内的合伙人很多都有运营的经验,而不仅仅是财务的经验。所以在这方面我们每个人都能跳进行业里看、从行业的上下游来看。就是说这个公司是不是有一个好的市场定位,是不是有一个的发展前景。

  投资界:像互联网、消费领域目前有观点表示,中外资抢项目的情况比较严重,对此你们怎么看?

  黄庆:如果我们了解就会快点投,不了解就要先消化一下。不会因为人家都在追就自己急急忙忙做决定。

  投资界:现在整个本土人民币的发展的很快,对华登来说有什么影响么?

  王一敏:华登现在同时有人民币和美金了,所以对我们来说是很灵活的。我们更加尊重创业者本身的意愿,他想怎么发展,我们还是很尊重的。

  投资界:我想再问一下关于咱们这个团队,华登人员方面的投资策略是怎样的?

  王一敏:团队一直在成长,从17年前从美国过来到现在,17年中国发生了很大变化,不管是创业者还是经济环境,还包括国家对这个行业的支持。我们这个行业也有很大的变化,金融行业本身在中国这17年是不断创新的阶段,所以我们这个团队肯定会有变化,更加本土化。

  黄庆:更加本土化。早期华登国际负责中国的不一定是中国出来的,现在全是中国人。

  投资界:在您两位看来,一个机构要在这个行业里面这么多的成长、投资也很好,它需要什么样的基因呢?

  王一敏: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人。VC本身没有创造专利、没有生产产品,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团队合作。寻找投资机会,投了以后还要进行管理。团队之间的默契和信任都是非常重要的。任何基金,不管你的策略是什么,你投哪个行业、哪个方向,你团队之间的融合度都要高。

  投资界:那么这个人需要什么样基本的素质?

  黄庆:要努力吧,这是最基本的。还要专注,你在行业滚打时间比较久、比较了解,做决定才能比较快。

  王一敏:对。努力还有信任。

  投资界:就是说落实到人的话,他就是要专注,也要有一些人脉关系?

  黄庆:他要有一些专长。这样他在这个领域才能比较深的扎在里面。团队之间也能比较互补。

  投资界:那么机构在成长当中是不是也有一些外部的因素呢?

  王一敏:大的环境中国肯定没有问题,无论是条例法规上,还是游戏规则的设定,还有包括整个行业的人对事情的理解,整个的发展是好的。当然可能有一些,大家有时在讲是不是人太多了,抢项目……但是我觉得都是阶段性的。最后能沉淀下来的还是好的企业、好的基金。有的人可能付了学费,还是得退出,也有可能。放远一点看,大家就是要专注。

  投资界:想问您两位,做了这么长时间投资,对人生和行业有什么样的感悟?

  黄庆:感悟啊,聪明人很多,能人很多,能量很大。做VC的都能感受到这样的能量,所以大家都很积极的做事。做VC应该是一个蛮有意义的事情。做这个的人比较少,所以能做这样的事情也是比较幸运的。我们也比较珍惜这样的位子。

  王一敏:对我自己来讲就是快乐的做,谦卑的学。在这个行业里你可以每天有很多头疼的事儿,但是你得自己保持激情,快乐的做事情。永远有学不完的东西,所以也会付出很多。

  投资界:最新的清科数据说2010年上半年的募资总量已经超过了2009年全年的数量,但投资状况与募资状况相差很远,您认为这是否会带来下半年投融资市场一个新的趋势?

  王一敏:我觉得VC的工作不能按季度看。你刚刚讲的事情对我有启发,就是说钱太多了没有投掉。但是换个角度看,钱没有投掉总比全花掉去投乱七八糟的事情好。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家没有把钱放进更多的项目。投资这个东西每个季度都看比较难,但是每年总结一次会比较有启发。可能这个季度少一点,下个季度会蹦出来。

  黄庆:我们还是关注自己的事儿。可能钱太多了,东西就会贵。作为一个负责的投资人来说,不该投的就不投,不会因为钱太多投不出去就一定要投。

  王一敏:我们觉得对LP一定要负责。过去我们曾经有过融了非常多的钱,我们觉得投不出去那么多,就把钱还给LP了。我们认为一定要给LP回报。因为我对你负责,这个基金做好了才会有下一个基金。不太会看到我们一味的大量募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