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投资持续狂热:上半年182起,融资总额超150亿

2018-07-07 10:18· 全天候科技  董洁 
   
第一季度,VC/PE完成募集基金规模同比下降7成,募集数量同比下降超过5成,达到了近一年来的最低值。在这场“资本寒冬”中,在线教育却成为难得的资本扎堆的领域。

  资本对在线教育的狂热仍在继续。

  6月21日,VIPKID刚刚完成5亿美元D+轮融资,刷新了全球在线教育领域的最高融资纪录。

  此轮投资方阵容可谓豪华,包括投资过滴滴、美团、小米的美国投资管理机构Coatue、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以及跟阿里关系密切的云锋基金和腾讯产业共赢基金。在去年8月的2亿美元D轮融资中,腾讯和云锋基金也共同出现在投资方名单中。

  “在线教育好的企业一直是卖方市场,很多机构在抢。企业看机构资源,就算是天使项目也不会让新基金投,资源比资金更重要。”华映资本的投资人张倩鋆说。

  VIPKID是被疯抢的项目,在A轮就投资了VIPKID的经纬中国此轮也有跟投,但名字并未出现在融资新闻稿件中。“我们是早期投资人,跟不了太多钱,这轮有很多家,钱也很多。” 经纬创投投资董事牛立雄说。

  在头部企业之外,这两年刚成立的在线教育企业也获得了资本青睐。7月2日,在线少儿英语平台魔力耳朵宣布完成了由高瓴资本领投、真格教育基金跟投的1.2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

  2017年3月正式上线至今不到1年半时间里,魔力耳朵已经获得三轮融资,融资总额接近2亿人民币。

  作为魔力耳朵的竞争对手,成立仅半年的皮皮鱼少儿英语也在6月12日宣布完成8000 万元Pre-A 轮融资。

  从2013年崭露头角,到2016年略微趋冷,再到2017年逐步回暖,在线教育在今年持续被资本热捧。

  在线教育投资热

  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VC/PE完成募集基金规模同比下降7成,募集数量同比下降超过5成,达到了近一年来的最低值。在这场“资本寒冬”中,在线教育却成为难得的资本扎堆的领域。

  桃李资本发布的《2018上半年教育行业融资并购报告》显示,截至5月20日,今年上半年在线教育领域已完成融资182起,披露金额的融资总额已达152.73亿人民币,两项数据均远超去年同期的水平。

  蓝象资本、真格基金、经纬、创新工场、腾讯等8家机构在2018年上半年均投资了至少4家以上的教育企业,这意味着真格、经纬和腾讯在今年上半年投资的在线教育项目就超过了去年一年的数量。

  “为什么大家都想进来?因为市场实在是太大了。”无论是投资人,还是创业者,都不断强调这一点。

  对于这样的投资热潮,华创资本的投资人余振华解释称,“二级市场对教育股的未来预期比较好,教育属于服务行业,现金流比较好,从一级市场投资角度看,风险相对较低一点,大家都愿意去投。”

  在桃李资本发布的这份报告中,2018年上半年,各个细分行业的融资轮次大部分集中在天使轮和Pre-A轮,这也意味着新创立的项目在今年不断的得到资本的青睐。

  “A轮融资从开始接洽投资机构到正式完成交割只用了1个多月”,魔力耳朵创始人兼CEO金磊告诉全天候科技。

  在7月2日最新披露的1.2亿元A轮融资中,魔力耳朵的投资方中出现了高瓴资本的身影。

  作为一家曾投资了百度、腾讯、京东、携程等众多巨头企业的PE机构,高瓴资本在此前很少投资早期项目。这一次投资魔力耳朵也是高瓴资本在教育领域为数不多的项目,此前高瓴资本只投资过在线编程教育平台——编程猫,以及在红黄蓝教育集团IPO配股时买入43万股。

  大型PE的进入并不是今年的新现象,在之前华平、H Capital等就已经入场。

  “技术改变教育行业的时机已经到了,现在很多公司收入涨的非常快。从教育本身来看,从线下到线上迁移的过程也越来越迅速,整个行业都处在红利期”,牛立雄如此解释现在在线教育行业的火爆。

  而从项目供给和退出角度来看,教育企业的资本市场表现也让投资方满意

  根据昆仲资本此前统计的数据,目前市场上有超过1000家在线教育的企业,很多项目在经历了过去三年的发展后势头很好,“从退出机制来说,虽然教育是个比较慢的行业,但过去一年多有15家教育企业登陆资本市场,对于投资人来说,这是很好的回报”,昆仲资本管理合伙人王钧说。

  伴随着教育行业的火热,很多一线投资机构都开始成立自己的专项教育基金。

  在魔力耳朵最新一轮的融资中,跟投的正是真格此前成立的的专项教育基金,而据王钧透露,昆仲的专项教育基金也已基本募资完毕,开始投资项目。

  “整个早期投资,包括一级市场,现在的趋势就是专业化、垂直化和产业化”,张倩鋆说,“教育是一个很大的范畴,按照年龄、科目可以细分出很多领域,它会不断出现新的机会。”

  疯狂的少儿英语

  刺激在线教育投资热的一个关键原因是,这个行业开始赚钱了。

  猿辅导CEO李勇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2016年底是在线教育的一个转折点,因为在线教育终于能够有规模化的营收。

  以猿辅导、作业帮为代表的初高中学在线辅导平台,都是在2016年才转型做辅导,此前一直在提供免费题库、搜题等服务,李勇介绍,此举是为了培养用户接受在线教育模式。

  余振华曾经在2013年考察过在线教育项目,发现当时的家长对于线上教学的兴趣不大,“一是担心课程体验不好,二对师资水平不放心”,再加上当时技术的不到位,很多在线教育企业融资困难。

  2013年VIPKID刚成立的时候也遇到过这种困境。那时候在线教育在国内才刚刚起步,创始人米雯娟在寻求A轮融资时,曾被很多投资机构拒绝。2014年她拿到来自经纬中国和红杉资本的500万美元A轮融资时,学生还很少。这一年也是题库、搜题产品纷纷问世的一年。

  家长和学生对于在线教育观念的改变,以及直播技术的成熟,让在线教育有了营收的可能。这其中,“猿辅导”们靠免费产品打基础再转型收费平台,而少儿英语培训则直接是收费模式,且客单价很高。

  据全天候科技了解,VIPKID六个单元(半年)价格为10980元,平均一节课在115元左右,12个单元价格(一年)是20480元,平均一节课约107元。

  对于这个价格,VIPKID创始人米雯娟称,“如果你不是家长,你会觉得贵,但如果你是家长,你会觉得很便宜。”

  在王钧看来,教育行业的特点是,家长宁可多付钱也要高品质,因此价格敏感度不高。“这个行业有时候不怕涨价,反而怕降价,家长会怀疑降价了质量下降。”

  与VIPKID一开始就高端定价相比,其他赛道的在线辅导产品,比如猿辅导、作业帮等刚起步时的课程,往往比线下培训机构便宜不少,当时猿辅导有的系统班课一学期只要299元。

  毫无疑问,在线少儿英语培训是目前在线教育中最为赚钱的领域。因此,它也成为了投资最为疯狂的赛道。

  IT桔子统计数据显示,过去5年在线少儿英语领域,累计的投资金额已经超过60 亿。

  在线教育企业快速增长的营收数据也在刺激着投资人进入。以VIPKID为例,其2017财年(2017年4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营收达到50亿元,确认收入较2016财年增长近6倍。

  余振华认为,目前在线少儿英语有这样的融资规模并不奇怪,对于中国小孩来说,英语是刚需,从初中、高中到大学都是必学科目,中国家长有这样的认知,因此市场很大。

  目前,除了涌现出一批对标VIPKID的企业外,更为细分的赛道也出现了创业公司,也都很快获得了投资。

  比如宝宝玩英语,它是一家少儿英语启蒙平台,目标用户的是0-6岁的儿童,以录播付费课程的形式对幼儿进行幼儿启蒙。

  与其他平台大肆通过户外和电视广告获取用户不同,宝宝玩英语把微信作为了其获客最主要的渠道。得益于这一传播机制,在短短3年的时间里,宝宝玩英语的用户数就达到了150万,其中付费用户数20-30万人。

  2016年11月,宝宝玩英语获得了山行资本的天使轮融资;2017年5月和2018年3月又分别获得经纬创投以及腾讯领投的A轮和B轮融资,其中B轮的融资金额达到了1.5亿人民币。

  在王钧看来,虽然在线英语这一赛道足够拥挤,但是渠道和模式的创新依然可以带来新的机会。宝宝玩英语因为渠道创新抢占了一席之地,魔力耳朵和皮皮鱼少儿英语则通过1对4的小班课模式成为了新的竞争者。

  “这个赛道实际上不是红海,而是红海中的蓝海,我们不要看一个领域内有多少竞争对手,而是要看到底有多少有价值的竞争对手。”金磊说。2017年3月一上线,魔力耳朵就选择此前广受关注但一直没有爆发的“1对4”的小班课模式。

  从师资供给上来说,魔力耳朵和VIPKID不谋而合,但金磊认为“一对一”的形式存在单价高、学生间互动性不足等问题,而这也正是“1对4”的市场突破口。

  “相比于之前大火的在线一对一授课模式,小班课的模式更加互动化、趣味化,在财务模型上也更有优势,运营成本更低,客单价更低有助于获客”,真格基金副总裁姜敏认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一对一在前期充分教育市场的前提下,未来1对4可能会更加成为主流。”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8-2023年中国教育培训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在线少儿英语用户规模(包括非付费产品的使用用户)为321.5万人,市场规模达到19.7亿元。

  而未来几年,在线少儿英语教育用户规模将依旧保持30%的增长速度。预计2019年有望达到920万人,市场规模将超过80亿元。

  巨大的市场空间给了后来者机会。牛立雄认为,在线英语几个头部品牌加在一起,渗透率仍低于5%,言外之意是,市场还很大,机会还有很多。

  过热效应

  在一片火热背后,投资机构开始变得理性。

  2017年华创资本投资了5家在线教育的企业,但是今年截止目前,这一数字仅为“1”。

  “很多企业的估值偏高了,都超过了我们的预期”,余振华告诉全天候科技,在他看来,过热的市场环境是导致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虽然仍然看好这一行业的前景,但是投资决策比以前更谨慎和冷静了。

  2014年前后,在线教育企业出现的“倒闭潮”是前车之鉴。

  前瞻数据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6年底在线教育相关企业累计达到400多家,其中70%的企业面临亏损的窘境,10%的公司能够持平,能够盈利的仅占5%,有15%的企业濒临倒闭。

  而在那之前,2014年的“梯子网”,以及后来的“那好网”、“老师来了”、“粉笔网”及“91外教”都曾因为资金问题倒闭或者转卖他手,倒闭潮的出现使得2016年资本在在线教育的投资热度瞬间下降,由一年前的489起一下子滑落到了350起,下跌近40%。

  这几年依靠培训辅导,在线教育有了可获得规模化营收的商业模式,但盈利仍然是一个大问题。即使是VIPKID这种营收数据惊艳的公司,目前也尚未宣布盈利。

  “教育给人的感觉是比较赚钱的,客单价很高,但是教育企业运营的成本也不低。”余振华说。

  依靠融资大规模扩张,但最终却出现资金问题倒闭的也不在少数,去年3月,留学语言培训公司“小马过河”宣布破产,它曾经在2013年5月、2014年5月、2015年1月保持着一年一次融资的速度,完成了天使、A、B三轮融资,但由于盲目扩张,最终破产。

  在王钧看来,规模化复制和最后能盈利是两码事,“这是一个坎,51 talk 至今还没有迈过这个坎。”

  作为国内首家赴美上市在线教育公司,51Talk一直在亏损,其公布的财报显示,2013-2017年,净亏损分别为0.18亿元、1.02亿元、3.27亿元、5.15亿元及5.81亿元。

  2016年6月51Talk的上市,还暴露出了教育行业虚报融资的乱象。

  根据51Talk向SEC递交的F-1上市申请文件中显示,B轮融资金额为770万美金,C轮金额为2820万美金。这与51Talk此前宣布的B轮融资1200万美元、C轮获得5500万美元的数据相差甚远。

  之后,51Talk对此进行解释,称D轮是C轮融资的延续,即便如此,4800万美元和5500万美元也差了700万美元,而B轮融资的金额差51Talk也没有给出明确的回应。

  去年8月份,哒哒英语也曾被中国青年网指出,涉嫌夸大融资金额及夸大营收数据等数据造假行为,引发过投资圈热议。

  在王钧看来,数据和融资造假虽然存在,但是并不影响现在整个在线教育行业的发展,“在之前大家还会考虑网上学习靠不靠谱,能不能赚到钱,但现在很多疑虑都消失了,资本就会疯狂地往里冲。”

  不过投资也是一次赌博。王钧表示,相比较其他行业,教育是个“慢周期”的行业,很多数据指标在短期内看不出变化,但是企业需要钱,这个时间只能“赌认知”。“如果你认为这家公司未来能成长到两百亿美金,现在20亿美金就不是个事,但投资人担心的是10块钱的生意付了20块,但问题是,你怎么知道它就值10块钱。”王钧说。

  这场赌博中,确实有不少投资人变得谨慎,牛立雄介绍,经纬创投目前只投资头部未来有巨大增长空间可以盈利的企业,而华创资本和华映资本今年则把船头更多的转向了素质教育企业,因为其毛利率更高,运营难度也更小。

  “教育的竞争非常激烈,获客成本攀升,内容、运营都是新的竞争点。”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FA告诉全天候科技,“目前很多VC的态度是:多看,多聊,但出手还是理性的。

  在牛立雄看来,素质教育、低龄启蒙以及国际学校领域在未来或许会成为一个不错的方向,“AI+教育”也有前景,不过仍然有待观察,“人工智能技术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学习效能,但由于项目大多处于早期阶段,短期内对整个教育行业还无法起到那么直接的作用。”

  以一场足球赛90分钟的时长来看,大部分投资人们都认为目前在线教育的发展仍处于前15分钟,这也意味着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一行业仍将是投资人关注的焦点。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