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资 · 文化产业 · 正文

创立、失去、复得,吴文辉与网络文学15年的爱恨情仇

2017-11-01 10:50· 猎云网  胡磊 
   
从收费阅读、注重IP开发,到网文出海。吴文辉一直在做“第一个吃螃蟹得人”,以自身的经验不断创新,带领阅文集团不断前行,这次上市之后,他们将会面对更好的机会和更大的挑战,也会为网络文学带来产业变革。

  昨日,阅文集团将要确定招股价,并将于11月8日在港交所上市。公司拟全球发售1.51亿股,其中香港发售占比10%,国际发售占比90%,另有15%超额配股权。招股价区间为每股48港元-55港元,每手200股。预计上市后市值将在435亿港元至498亿港元之间。在招股书中显示,阅文集团CEO吴文辉通过Grand Profits Worldwide持有阅文3.71%股权,上市后身价也将达到10亿。吴文辉从小酷爱文学,理科毕业的他创立了起点中文网,先走入盛大体系,再投身腾讯。现在,这位“网络文学教父”,经历了15年的商海浮沉,终于带领阅文集团走上上市之路。

  一波三折,建立网络文学新模式

  吴文辉是北大计算机专业毕业,理科出身却创立了中国最大的网络文学网站。这跟他深爱看书是分不开的。吴文辉小时候酷爱看书,尤其喜欢小说。有一年,他痴迷于游戏和小说不能自拔,也因此影响了成绩,被父母狠揍。从这之后他就把看小说的时间定在了假期,寒暑假租书店成为他的空间,书架上的书一本都不会漏掉,看完了这家书店,便去下一家书店。1996年迎来了高考,吴文辉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大学。面对选择清华还是北大,家里三位亲戚给他建议,其中两位表示北大好。故而他去了北大,也成为了整个浙江台州仙居县全县唯一的一个考上北大的人。

  从北大毕业之后,吴文辉因为学的是计算机专业所以去了朝华科技做技术。到了2002年,国内的网络文学开始发展,一些网站出现让吴文辉看到了网络文学背后的巨大市场。这一年,吴文辉和几个兴趣相投的伙伴一商量,一拍即合,准备做一个网站。有了想法,就开始行动。第一步要紧的是要有服务器,几个人开始了借服务器的道路。一年后,一个托管的朋友借给他们服务器,仅仅一个月后,这位朋友就带着服务器消失了,网站也没了。他们的创业第一次陷入困境。

  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路只有两条,要么放弃,要么重新再来。吴文辉和他的团队舍不得放弃自己的梦想,几个年轻人选择了后者。几个人一共凑了一万五千块钱,三分之二花在购买服务器上,剩下三分之一花在服务器托管。自此,他们撑起了网站,起点中文网开始运营。

  经历了创业初期的困境。吴文辉很清楚地意识到起点中文网要想存活下去,必须要有一条正确的商业模式。当时网络文学的商业模式有三种,广告、版权代理和收费阅读。同行之间基本采用前两种,一致认为第三种是不可行的。而吴文辉却背道而驰,选择了收费阅读。在他看来,内容才是王道,收费阅读能增加作家和读者的粘性。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当时的电子书是1-2元一本,一个月出一期或者两期。吴文辉采用千字两分,五千字一角的价格,这样2元就能看8-10万字。这样的价格既在大众心理消费价格之下,也让读者看书没了后顾之忧

  收费阅读这种模式开创了网络文学付费阅读的先河,也为这个行业制定了一条规则。这一规则是对作者作品的肯定,付费的读者越多,说明你的作品受欢迎,在一定程度上也激励了作家们去创造出更好的作品,增加了平台对作家的粘性。内容的提升也增加了用户对平台的粘性,形成了一套良性的循环。这也是网络文学迅速发展的原因之一。

  理念分歧,控制权争夺失败,只能被离职

  被盛大收购无疑是起点中文网的一个里程碑事件,也是吴文辉人生的一个重要节点。随着网络文学的快速发展,此时的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红袖添香网、晋江原创网、榕树下等网站不断的占领市场份额,在网络文学这个行业出现了“群雄逐鹿”的现象。当时起点中文网还不是最大的网站,吴文辉感受到了行业的巨大压力。面对竞争的压力,此时的他已经有了向资本靠拢的心思。接下来,他便开始寻找资本。

  2004年,盛大以2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起点中文网。谈起投入盛大怀抱的原因,吴文辉表示,盛大是给他印象最好的投资人。而陈天桥也承诺他,用盛大的用户和渠道资源来支撑起点中文网的业务。

  有了盛大的资本加持,起点中文网的发展很快,第一年就成长了两倍多,到了2007、2008年影响力已经达到日PV过1亿,同时涌现出很多优秀的作品,如《鬼吹灯》等等。百度小说排行榜也一直被起点中文网占据。很快,网络文学市场就形成了起点中文网一家独大的局面。之后的盛大,陆续收购红袖添香、晋江原创网、榕树下等网站。随后,盛大文学成立。

  盛大文学成立之后,按理说吴文辉会成为盛大文学的CEO,但后来经过公司管理层的决定,任命职业经理人侯小强成为盛大文学的CEO。后来的采访中,吴文辉表示自己在当时是欣然接受这样的结果。

  盛大文学收购的网络文学网站之间都是独立运营,没有产生协同效应。吴文辉认为,这样的方式是错误的。他认为业务本身和内容是网络文学中最重要的一环,内容的质量和作家的感受才是他认为的核心点。吴文辉看来,盛大文学的运营者根本不会运营网络文学,盛大文学旗下的网站都是独立的,这样就造成了盛大文学只负责版权、无线事宜,不负责读者用户资源,成为一个销售版权的公司,这和吴文辉的初衷大相径庭。

  侯小强任盛大文学CEO,他却认为应该淡化编辑、人知的因素,提升技术与数据的力量。另一方面他提出平台要开放化,在作家层面也要开放。从这两点上就可以看出吴文辉的团队和侯小强团队在对未来网络文学的发展上,有根本冲突。

  转眼到了2013年,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竞争对手在移动端市场竞相入局。吴文辉心及如焚,他想自己在移动互联网到来之时借助版权价值提升的契机,大力开发移动端,迅速占领移动端市场。而侯小强认为让吴文辉去做移动端,将会让盛大失去意义。

  盛大文学的无动于衷,渐渐失去了对作家的控制能力,这也让吴文辉感觉到了深深地束缚感。另一方面,侯小强通过“云中书城”战略拿走了起点的无线运营权、影视剧衍生运营权和第三方合作运营权。运营权的丢失使他无法把控起点中文网的运营。这些与他当初进入盛大的初心背离。

  在外资支持下,吴文辉团队曾以4—5亿美元的价格向陈天桥提出过MBO(管理者收购)计划,想要将起点中文网重新买回独立运营。当时的陈天桥没有同意MBO,但经过谈判,陈天桥开价8亿美元。吴文辉也没有同意。

  后来,出现了起点中文网核心成员集体辞职上交辞呈的一幕。其实吴文辉此举莫过于是施压陈天桥,让陈天桥认识到起点中文网团队的价值,以此拿到更多的控制权。可在他的团队递交辞呈之后仅仅几个小时。当天下午,盛大文学官方发布公邮,宣布接受辞呈,吴文辉只得离开盛大。

  在吴文辉离开之后,侯小强受到了外界声音的质疑。舆论的压力下,2013年3月14日发表一份公开信。称自己多次挽留起点中文的负责和核心团队,但最后只能挥泪送别,至于吴文辉出走的原因,却没有谈起。

  投身腾讯,完成他的网络文学梦想

  离开盛大之后,吴文辉在2014年加入腾讯文学,出任腾讯文学CEO,负责腾讯文学的管理和运营事物。

  吴文辉在加入了腾讯文学之后,开始了一系列的大动作,迅速抢占市场份额,他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挖优秀作家。他深知优质内容才是增强用户粘性的最好方法,到目前为止,阅文集团内容库共有840万部作品,其中自有原创内容市场份额为80%,网络热搜大IP《步步惊心》、《鬼吹灯》、《盗墓笔记》、《琅琊榜》、《芈月传》等均源自阅文集团旗下。

  此时的盛大进入转型期,转型为互联网创新的投资控股公司,它的游戏、视频、文学等各项业务持续寻找买家。腾讯和盛大文学经过谈判后,以50亿元人民币收购盛大文学。自此,吴文辉当初建立的起点中文网回到自己手中。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合并,阅文集团诞生。

  在阅文集团的发展中,吴文辉一直非常看重IP的价值。我国的IP才发展了两年,但IP的价值却在不断增高。大家对于IP的理解还处在一个比较原始的阶段,更多是把IP视作一个流量工具或一个简单的背景故事。吴文辉认为,在影视剧的推动下,IP的价值近两年已经涨了过10倍,他认为IP的价值不可估量。

  在未来,吴文辉不是简单售卖IP、版权合作,而是像漫威包装美国的钢铁侠、蜘蛛侠等漫画形象一样,进行长线开发。加强对IP输出的管理工作,把下游产业的开发,上游整体的品牌化、包装化。不仅如此,吴文辉已经出手海外市场,创立起点国际、携手亚马逊建立网络小说专区,在海内外已经开始建立其一个网络文学帝国。

  从收费阅读、注重IP开发,到网文出海。吴文辉一直在做“第一个吃螃蟹得人”,以自身的经验不断创新,带领阅文集团不断前行,这次上市之后,他们将会面对更好的机会和更大的挑战,也会为网络文学带来产业变革。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7年11月23日
      果小美
      果小美
      C轮 3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7年11月22日
      乐城-生鲜传奇
      乐城-生鲜传奇
      A轮 2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7年11月22日
      十字星
      十字星
      Pre-A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7年11月21日
      简媒
      简媒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