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资 · 投资 · 正文

人傻钱多的人破坏了创投圈,怎么办?专注价值投资,做自己擅长的领域

2017-07-31 10:06· 投资界   
   
在由清科集团、投资界主办,广东金融高新技术服务区联合主办的“2017中国股权投资论坛@佛山暨金融·科技·产业融合创新洽谈会”上,“高端访谈:科技拥抱产业,资本助力双创”环节,6位投资人展开了精彩讨论。

  2017,中国处于一个以双创为引擎,不断动态前进的时代。在这个产业转型的动态过程里,科技与产业的结合至关重要。这其中,资本是如何助力双创的?科技又怎样与产业做一个更好的结合?

  在由清科集团、投资界主办,广东金融高新技术服务区联合主办的“2017中国股权投资论坛@佛山暨金融·科技·产业融合创新洽谈会”上,“高端访谈:科技拥抱产业,资本助力双创”环节,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李立新松禾资本创始合伙人、董事长罗飞,深圳国中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深圳有限合伙)首席合伙人、CEO施安平,清控银杏创始合伙人、董事总经理薛军,SVB资本中国董事张潇雯,清科集团联席总裁、清科创投主管合伙人袁润兵等展开了精彩讨论。

  以下为现场讨论实录,经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删减、编辑、整理。

  袁润兵:我们直接进入主题,首先请各位嘉宾自我介绍一下。

  李立:北极光创投是一个比较典型的投早期技术类的风投基金,目前差不多有150亿人民币的总规模,投了200家左右的公司,基本上属于早期技术类。

  罗飞:松禾资本在精益制造、新材料、大健康方面都已经有投资,加在一起投了三百多家企业。目前在管的基金超过了60亿。希望有更多的合作机会,与各位同行、各位企业家一起合作。

  施安平:国中创投成立只有一年时间,尽管我们是一个新平台,但是算老兵新传。我在深圳创新投干了16年,现在在国中创投做首席合伙人。国中创投主要是支持国家中小企业的发展,这支基金也是国家第一支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所以我们希望未来能够与在座的各位多交流,特别是希望在佛山能够多投项目,谢谢大家!

  薛军:大家好,我来自清控银杏,我们也是老兵新传。我们总共管理了百亿规模的资产,投了150多个项目,在广州和佛山地区有自己的管理团队,与佛山市政府也有合作,在当地注册创投基金,非常希望能够借这个机会结交更多的朋友。

  张潇雯:大家好,我是来自硅谷集团硅谷资本(中国)的张潇雯。硅谷集团是一个致力于为私募基金、风投基金和一些优秀的高科技公司提供金融解决方案的综合金融集团。集团在全球有28个分支机构,在中国、德国、英国、以色列也有一些运营机构。集团下属的硅谷银行在过去3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在服务于风险基金、私募基金和优秀高成长公司方面有着结果领先的市场份额和地位。

  硅谷资本是硅谷集团下属一个基金管理的业务部门,2004年以美元母基金的方式进入到中国,投资一批优秀的美元子基金和项目,并于09年设立了硅谷资本中国团队,正式进入了投融资市场。2012年硅谷银行在境内与浦发银行合资成立了浦发硅谷银行,目前在北京和上海有分支机构,希望很快来到华南支持大家的创业创新,谢谢大家!

人傻钱多的人破坏了创投圈,怎么办?专注价值投资,做自己擅长的领域

  钱多、项目多、机构多,投资好做了还是不好做了?

  袁润兵:现在管理的资本越来越大,创业环境与十多年之前也完全不同,从大家的经验来看,近几年来创业投资是更好做了呢?还是更难做了?这是开放性的问题,还是从李总开始吧。

  李立新:我先抛一块砖,希望各位嘉宾来拍。现在钱越来越多了,这是一个普遍趋势。可投的资本相对少了,另一方面创业的数量,我们看到工商登记的注册新的创业公司越来越多,同时对传统商业模式用新技术和其他包括共享经济这样的模式去颠覆的机会越来越多了。这两个方面对比,一方面可投的标的越来越多,另一方面钱越来越多。现在大家都说一级市场估值已经高过二级市场,在这样的一种背景下,我觉得基金行业的整体回报面临着些挑战,但是在这个变化过程当中,我们依然可期待会有很多的好公司会被发现。

  第二个,基金规模越来越大,对于基金管理人来说面临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你24小时的时间是不可能变的。从我个人的看法,我觉得基金管理应该是一个睿智概念,它是一个奢侈品,不要规模太大。每支基金规模不要太大,然后一期一期滚动投资,这可能是我们比较喜欢的一种方式。

  罗飞:现在比以前来讲可能投资更难了。难的原因来讲,钱多,所以就出现了像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价格的倒挂。在钱多的情况下,会形成投资机构的差异化,比如新药的投资,可能20%的机构赚钱,50%的机构是不赔不赚,30%会赔钱,这样的话,如果经过这么一轮下来,其实很多机构我觉得一个是走更加专业化,第二个是很多机构有可能会退出这个市场。

  回到专业化来讲,我觉得只要坚持专业化,会形成投资机构和创业团队会是很好的互动。很好的互动是什么模式呢?很在开始创办企业的时候,就已经跟投资机构比较好,这是一个,第二个是投资机构之间会分层,这个分层是阶段性的,也就是说有的机构在前面投,有的机构就投中后期。通过这种分层,机构之间具有差异性,这样对于企业服务也好,对于投资者回报来讲,都会各得其所。我觉得再过十年,这个行业会是更加地有序,而且对于创新来讲,有更大、更好的一些支持。

  施安平:我记得2001年参加清科的一个论坛,当时有百八十人参加就很高兴,现在全国的论坛没有八百人左右不敢说你开论坛,所以这个形势变化非常明显。我感受很深的是我们现在的环境发生巨大变化,首先是钱多了。我记得特别清楚,那个时候我去跟人交流投资,企业家第一次句话问我,你这个钱利息是多少。现在我想没有人会问我这样的问题。风险投资、股权投资现在已经人人皆知,走在大街上扔一块砖头,十个人里边至少有五六个都是干投资的,满街都是投资人。

  这种现象是好事,说明大家对风险投资有了更多的认识,但是倒过来说这个行业现在也面临巨大挑战。

  首先在“双创”环境下,我们确确实实有很多企业、很多企业家愿意出来创业,我们标的多了,但是倒过来说我们现在面对一个问题,同质化的创新创业特别多,所有人都赶风口。都是被资本市场所谓的这种高回报所吸引,来创业。创业永远是要脚踏实地,永远是为了自己的实业发展服务,而不是为了圈钱,这是站在创业者的角度。

  第二个是行业,我们这个行业投资机构很多,但是千差万别,现在投资机构面临的竞争极其激烈,实际上成熟市场永远是少数人玩、永远是少数人能干的事儿,不是全体人都能干投资。国外资本市场大家一定是参加到基金,基金再参加到母基金,母基金再投子基金,子基金才有真正合格的GP来管理,而不是有了钱都去做投资。所以我觉得这个行业变化很大,但是我也呼吁这个行业要有理性,要让大家正确认识这个行业的风险。

  薛军:接着施总的观点,也无所谓今天比昨天更好做,还是今天比昨天更难做。今天大家都在说钱很多,确确实实愿意用这种方式来融资项目的机构或者公司也多了,选择的余地和范围也大,但是平均投资收益也一定是在下降。

  另外一点,股权投资也好,VC也好,感觉任何一个人觉得自己会打钱出去,似乎就能够做投资。这里边也很容易出现劣弊逐良币的现象,越投胆越小,但是你去看任何一个企业不管是好是坏都有一堆投资人在那里,感觉到很难把自己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快速地传递给一些项目和创业者,这些都是所面对的现实,这是需要整个市场逐渐走向成熟,你要有敬畏性,要把这个钱管好。作为项目的话,就像刚才说的,就像施总讲的,你的目的是什么,你是为了圈钱,还是为了什么目的。

  张潇雯:我们从母基金的角度也观察到这两年市场非常热闹。

  首先钱非常多,基金也越来越多,创业项目也越来越多,包括我身边自己也有很多年做投资的好朋友都告诉我说,自己出来做基金了,一些投行跟我说出来创业了,所以我也是深刻感受到更多的人在这个热闹的市场上想大展一番拳脚。

  同时我们也遇到了很多的挑战,挑战在于我们要如何在这么热闹的场景中,甄别哪些公司是优秀公司,这么多投资基金当中哪些是像刚才李总、罗总讲的,专注自己所擅长的投资领域,然后一期一期稳健滚动下去,并且也在自己的投资专业领域当中向前或者向后有适当的顺延的基金。

  这个过程中大家都需要冷静,创业公司要更专注致力于自己擅长的创业领域,找到适合你的投资机构,不光是给了你钱,还要在相应资源方面给到一些帮助。同时基金大家也要冷静,你在这个过程中是不是以合理价格进入到这个公司当中,并且真正帮助这些创业者成功。

  我们最近观察到很多优秀基金以前布局热门领域,这两年开始着重于自己擅长的某个单一领域,比如很多专注医疗领域的基金成立、关注消费领域的基金成立,接下来希望在这些热闹的挑战环境当中,创业者也好,投资机构也好,大家专注自己擅长、专注的领域持续走下去,促进市场的发展。

  不要把创投做成估值的游戏

  袁润兵:刚才罗总、施总提到创业者不要追逐风口,基金追求更加专业,要不专业化,要不规模化。另外,刚才薛总提了一下,每年都有很多的风口,创业者就是风口,基金也是风口,包括我们这个论坛所提到的“双创”,创业者不可能持续投钱,创新同样,基础研究到了一定阶段自然会出现创新。对于现在的创新创业环境,各位嘉宾有一些什么样的看法?

  薛军:从头到尾我们无非找两样东西,一个找创新技术、创新产品,第二个更多是找企业家,未来新一代的企业家,真正的创业人,找这两样东西。我觉得新技术也好,新产品也好,新的市场也好,都是层出不穷的,但是优秀企业家的比例不会因为新技术出现的快与慢而增加。我们可以看到二级市场没怎么涨,有各种原因,简单来说钱多可能也不是。

  施安平:最近我们连续有两三个项目,尽调快结束了,然后就有几拨投资人进来,进来的第一句话问是不是施总来了,说是,说施总是不是尽调结束了?说是的,OK,我不要对赌,我不要什么条件,我出2倍。这个让我感受很深,如果这个行业真的这样发展下去,非常危险。无知者无畏,这种人太多了,问题是他危害到了中国经济的发展。

  为什么这样说?他把创业者的心态搞坏的,创业者认为人傻钱多的人太多,我不骗白不骗,都想着怎么去做BP,中国经济还有希望吗?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挑战。我希望无论是我们的同行,还是所有的政府机构、创业者,我们要共同思考这个问题。看起来仅仅是一个利益,实际上背后是我们怎么样看待未来中国经济的发展力量,靠什么。我在这里再强调一下,国中的投资理念很简单,“四个不”,不追风、不搭车、不着急、不眼红,按自己的逻辑追求真正的价值投资。

  薛军:最后这两三个项目投了没有?

  施安平:有两个真的被别人抢了,有一个老板还以后靠谱,他说我要的不是钱多,我要的是钱真正的背后的东西。

  袁润兵:还是有企业家经受住了估值的考验。如果有一天创业者每天坐在桌子上,我去谈投资的时候,他跟我谈金融、谈资本运作,那我干嘛去。创业者把投资人的活干了,投资人反过头去创业吗?我们的创业者,我们的投资人,不要把创投做成了一场估值的游戏。

  罗飞:回头来看,最遗憾的不是买了几套房,房子的价值和公司的价值是不一样的,公司的价值会变的,大家的预期都是我今天这个价或者这个成本进去了,他会期望很高。但是会有一个问题,就企业家或者创业团队来讲,在融资方面是资金越多越好还是找到合适的伙伴,就像陈玮刚才讲的,这真的是一场恋爱,而这个恋爱的路很长,就像爱情的马拉松一样,要跑10年。

  我相信企业家也越来越聪明,真正找投资人和找钱是两个概念。我相信越来越多的创业团队会认识到这个事情,就像你可以嫁书豪门,但你不一定很幸福。对于我们来讲可能不一定是豪门,但是我们真的是很认真,希望我们的投资人、我们的创业者都有这个眼光。

  李立新:我觉得两种情况,如果创始团队很牛,或者已经到了成长期的中期或者后期,你可以我只要钱,出价高者得。我们经常看到很多很优秀的公司,比如当年的迈瑞,他说我就出让10%的股份,谁出价高谁做我的股东,因为在这个阶段他不需要资本给他带来更多的东西。

  但是我们看到90%的情况是在初创阶段,成长期的初期,其实这个时候不同的钱会带来企业不同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什么?方向,十字路口的决策还有各种资源的帮助。当然每个投资人都说我有跟别人不一样给你的东西,我们一贯比较保守,这与施总他们的理念非常一致。我们也错失很多项目,比如谁谁谁出价更高,就我个人来说,不是特别遗憾。原因是我觉得就像刚才罗总说的,这就是恋爱,你选什么样的人做你的很长时间的伴侣,这是大事。企业家小事可以犯错,但是大事绝对不可以犯错。初创阶段需要投资人帮助的,你只看重钱多钱少可能会犯错。

  我也想分享给各位创业者,融资是绝对的大事,真的不是一个技术性的问题,不是一个小事。现在很多资本故事都讲谁谁谁拿了多少钱上市了,背后都有很多外界不知道的事情,其实你找错了人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

  GP交流的时候听到他们关于在直投方面的激烈竞争,我们也在探讨说怎么样在激烈的竞争当中依然以一个合理的价格投到这些优秀公司当中去。

  一个共同的思路就是寻找到合作伙伴以后,大家需要能够有长远的合作,投下去以后像谈恋爱,更像结婚,大家都希望能够有一个欢乐结局,这个过程中大家也会相互评估,你拿到这个投资机构的钱以后,这个投资机构给你带来的是什么。包括公司也有合理的融资期限,不能每一轮快速拿钱,因为这样对于你来说压力也非常大。

  我们直投团队只投资于专注自己擅长的领域,今天的话题来说,科技拥抱产业,我们直投更加关注投资在一些比较早期、在产业细分领域的创业公司,在这些公司早期的时候,刚才几位讲的,这些创业者相对心思比较好,他们往往会一门心思研究公司的模式,硅谷资本希望不仅以资本的方式进去,也可以作为一名服务增值者,全方位给他们带来一些帮助。


  科技+制造业转型升级,佛山的巨大机会


  袁润兵我估计大部分的人都不是第一次来佛山参加这个会议,这个会议已经持续举办了8年,8年的过程当中投资行业变化很大,中国经济变化也很大,过去大家在佛山这个地方有过哪些的项目,对于佛山现在的产业,包括制造,包括信息,包括材料,包括医疗等行业,有哪些对于企业家的建议?

  李立新佛山的会议我来了好几次,不过很遗憾,我们还没有投到在佛山的一些项目,我们也很期待来有更多的合作。佛山大家知道是陶瓷之都、建材之都,其实看到最近这五六年在转型。未来我们非常看好佛山的,首先南方的企业家都很实在,跟北方的一些创业项目不一样,对现金流控制、对怎么节约钱、产生利润的理解是非常深刻的。我觉得现在所谓投资泡沫在逐渐消退。大家都在说回归商业本质,在这方面以佛山为代表的广东和南方的企业家,他们有非常鲜明的特质,我觉得在这方面我们期待会遇到很多出色的企业家。

  第二个,现在国家有一个很大的政策倾斜,就是大湾区。大湾区今后的八九个城市更多的融合,带来有成本控制能力和基础、制造能力和基础、有相对便宜的房租和更便利的生产资源的地方,我觉得佛山都会有很好的潜力,同时我们看到新技术,包括物联网技术,包括各种机器人和计算机即所谓人工智能或者计算机识别技术给制造业提升效率和降低成本带来巨大机会。

  一个新的创业公司不是从零开始,很可能是一个有技术背景的创业公司的某项技术突破和传统制造业产业相结合,为传统制造业的增长带来一个拐点,这样的机会其实我们是非常看好和关注。我们也期待佛山能够出更多、更优秀的公司。

  袁润兵在普遍估值高企的环境下,整个华南其实还是中国企业估值的低点,企业家比较务实,比较关注收入和现金流,这是一个比较明显的特点。

  罗飞我觉得广东企业家的特色和素质是非常明显的,和江浙的企业家有相同的地方,就是人非常实在,团队非常精干,非常地勤快。在产业升级的背景下,尤其在制造业自动化生产这一块,我觉得会有很大的机会,就像美的为什么收购了库卡,可以看到将来我们的工厂会有一些是无人工厂,这个对就业可能会有一些影响,但是对于投资、对于转型升级来讲恰恰是很大的机会,尤其像佛山这个地方,它是一个全球家电生产中心,既有自动化的需求,同时也有技术的需求

  几个需求结合在一起,我相信一定会有很多的好企业在这边诞生出来,尤其是像千灯湖基金小镇,引入更多的优秀的同行,在这里面对面地交流和碰撞,也应该会有越来越多的海外创业团队回来,这样三股力量加在一起的话,我觉得佛山在整个华南一定会走出自己的创新和产业升级的路子,我们希望在这里也能够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施安平应该说跟佛山很有缘,因为我在创新投期间分管投资和基金建设,我没记错的话,2015年我亲自筹划了佛山政府100亿的母基金建设,就委托创新投来管理。经过两年的发展,佛山的母基金投了很多子基金,也投了很多的项目。佛山我觉得很有特点,因为它的制造业非常发达,特别是企业家精神很突出,刚才几位老总都说了。我觉得佛山的企业家市场化程度非常高,市场敏锐度很高,而且专注特别好,在某一个细分产业里面往往一直做到龙头,甚至做到全球的龙头,这一点是我非常佩服的,这是佛山企业家的特点。

  如果说是建议的话,我觉得要发挥佛山制造业的这样一个特点,未来和人工智能、和先进制造结合起来,来做转型升级。比如说智能家居、智能制造,这个方面我觉得佛山有非常好的产业基础。我们也希望为佛山的产业转型升级做出自己的贡献。谢谢!

  薛军最近这几年经常来佛山,参加清科的这个论坛我这次应该已经是第三次了,我们在佛山、广州这边也有落地的团队,也和政府这边合作了专项基金,来投资这边的企业和企业家,这是我们所做的事情,我们公司对这一块热土的承诺还是蛮大的。

  我们喜欢去投那些在科技创新领域走得比较靠前的项目,但是这不代表每一个项目都能够这样,因为从股权投资的角度来讲,台上的任何一个基金,可能都会有一两个项目是具有标志性的,把它称之为“独角兽”也好还是什么都没关系,这是我们的广告,但是大部分60%、70%的项目都是需要通过一些努力给我们获得平均收益的项目,这些项目也都是很好的项目,我觉得这样一些项目可能更比较符合南派的风格,佛山的风格,比较务实,比较理性,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也一定是我们投资的一个方向。

  第三点,对于这样一些项目,袁总提到一点,这里是价值洼地,千万别这么说,这么一说马上就坐地起价。确实我觉得不存在什么价值洼地,但是确确实实需要我们努力和项目方共同把这个项目挖掘好。做我们这个行业最纠结的无非是估值的问题,对于一个创业者、企业家或者项目来讲,千万不要拿自己的项目去套那些所谓的“独角兽”的估值方式,这个逻辑不成立。首先“独角兽”的估值方式不一定正确,很多最后还是死掉了,还是要踏踏实实回到我们自己本身来看待问题,也就是说今天的估值都是为了将来的变现。

  你就看我们的成长性是什么样的合理程度,这才是我们今天要谈的估值,不要去看北京、上海、深圳是什么样的估值,不去学那个东西。我们也不要觉得我们是价值洼地,我们也不亏,改革开放30多年以来真正赚钱的人不都是在佛山待着吗?

  张潇雯:我昨天第一次到佛山,到了以后感觉非常好,环境非常美。今天回过头来我们这个主题,科技拥抱产业,资本助力双创。

  佛山是一个以传统制造为基础的产业地区。就科技拥抱产业来说,过去我们经常看到模仿别人的模式,现在我们看到科技拥抱产业,反过来说在中国一些传统领域,尤其在消费升级、传统制造等其他行业涌现出越来越多更好的科技,具体在细分领域如何落地,这是需要大家下来共同关注。

  举一个例子,最近我们通过直接投资的方式在杭州投了一家智慧交通公司,远眺。大家知道2016年交通网公布的数据,智能出行的市场规模是400亿,比起一些先进发达国家我们还处于初创期,2020年预计智能出行产业市场规模会达到千亿级,所以我们现在更加关注究竟这些高科技在一些传统行业尤其是落地到具体细分领域上面怎么运用,我觉得这个可能是下来比较重要的一个话题,这是科技拥抱产业。

  另外从资本助力双创来讲,我们是区级政府的引导基金,我们也通过引导基金市场化投资的方式,引入了大量的社会资本共同来投资一些政府重点扶持的产业方向,刚才听到几位提到佛山也有这样的母基金帮助当地的创新创业,接下来希望我们也有机会能够来到佛山、来到华南,参与当地的创新创业。

  袁润兵:我们的主题叫创新创业,创新是没有界定行业区域的,创业也一样,不是说有个非常高新的技术就叫创新,传统领域、制造领域的创新不会少。我觉得一个区域的经济有特点也好,没特点也好,其实基础越深厚,尤其是这一两年来,实际上大家很多的关注点也开始跑到了消费、零售、高端制造上,所以在这一点上,佛山有它非常独特的特点,也希望这里面的企业家把握这个趋势。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7年09月22日
      冰狐互娱
      冰狐互娱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7年09月22日
      蜻蜓FM
      蜻蜓FM
      E轮 10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7年09月22日
      番茄便利
      番茄便利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7年09月22日
      国泰慧众
      国泰慧众
      A轮 23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