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资 · 投资 · 正文

一家新三板公司董事长的辛酸自白:我们IPO有多麻烦你造吗?!

2017-05-17 09:42· 微信公众号:读懂新三板  武亚玲 
   
换成中小板就又面临一个“麻烦”。最初公司计划2016年底前申报IPO,报表就是2013年到2016年上半年这段时间的。但我们2013年是亏损的,无法满足中小板的条件,所以现在要的报表就是2014年到2017年上半年的。

  过去两个月,被投资者称为IPO“四小龙”的利树股份(833300.OC)一路下跌,最高跌幅超过30%;过去两个月,集邮党对利树股份的评价是,“是不是一家造假的公司?”

  迈奇化学族兴新材莫名其妙撤回IPO申请,部分拟IPO公司2016年业绩大跌……集邮党被新三板拟IPO公司吓怕了。在原定年报披露日前夕,利树股份宣布年报延期,集邮党的态度很明确:“清仓利树,不立危墙之下。”

  要知道,作为一只名副其实的集邮股,2016年8月开始IPO辅导后,利树股份成了新三板市场的“香饽饽”。一年时间,公司股东增加了400余人,“吃饭睡觉买利树”,投资者这样说。

  然而现在,虽然公司业绩不错,2016年营收3.44亿,同比增长8.04%;净利润2850.29万元,同比增长51.27%。但就因为年报延期,股价开始了一路下跌。

  投资者纷纷离去背后,是公司辛酸的IPO之路。“狂轰滥炸”“二十四小时待命”“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这是利树股份董事长诸建华对IPO最直接的感观。

  而更痛苦的是,由于会计差错调整,为了不影响IPO,公司咽下三年利润共减2400万元的苦果,保住创新层和企业良好记录,但却降低了融资能力、定增价格及现行股价。

  IPO的个中辛酸,利树股份董事长诸建华一一告诉了读懂君。以下内容为公司董事长诸建华口述。

  为调整会计差错,更换会所,延迟年报披露  

       IPO确实不容易,而且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4月8号,离年报披露截止日只剩22天时,我们更换了会计师事务所,也延迟了年报披露时间。

  这一切,全是因为新三板和主板在信息披露要求上存在差异,IPO时必须处理。

  去年5月我们就定下来要IPO了,然后开源证券、亚太会计师事务所和国浩律所三家中介机构进驻进行尽调,计划以2016年年报作为IPO的时间节点报表,用2014年、2015年和2016年三年的财务数据进行IPO申报。

  但是,在今年3月份三家中介各自报内核的时候,他们要对2014年同一控制人合并的会计差错进行调整,因为挂牌新三板时认定的会计差错是有错误的,而亚太的内核不同意。

  这个错误是因为目前我们的一家全资子公司引起的,叫利树浆纸。2014年决定挂牌新三板时,利树股份尚未收购利树浆纸,但我同为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因为利树浆纸成立十几年,财务各方面较为复杂,若把利树浆纸视同合并,财务核查比较费时,所以挂牌时认定第二大股东跟第三大股东是一致行动人,利树股份实际控制人不是诸建华,避开了合并的要求。

  但是现在公司准备要IPO,就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了。2014年作为第一个财务年度,按照规则,必须对利树浆纸进行合并核查,也就是说,要进行会计差错调整。

  我们的辅导券商开源证券认为,不调整就不能进行IPO申报,但亚太觉得纠正自己此前的会计差错比较尴尬,加上内核保守,沟通一段时间后仍无法达成一致。公司肯定要申报IPO,所以只能在开源证券的建议下,向股转申请延期披露年报,更换会所。

  不更正我们不敢报IPO。于是将会计师事务所更换为大华会计师事务所。

  大华接手后,也觉得应该调整。4月5日,派了11名工作人员进驻公司,开始了为期23天的审查。

  “狂轰滥炸”是值得的,一定要规范之后再申报

       我们和亚太是合作了6年的,忽然换了大华,人家也不了解公司情况,因此所有的审查都要重新开始,从严进行。

  更严重的问题是,大华觉得他们审查的时间太短,所以建议是用6月30日的报表申请。

  这就等于将前期的工作推倒重来。大华一进驻公司,就开始“狂轰滥炸”。

  从门卫室进出门单和登记本、地磅显示仪自动储存历时数据、生产流水线控制系统电脑记录、车间成品质量人工复检台账等尘封多年的基础材料,到供应商、公司管理团队的个人三年银行流水,他们没日没夜地审查,我们也是二十四小时待命。有时候半夜要求去查看机器,我们就得配合立马出发。

  几乎所有的人都觉得,这二十多天特别漫长,天天度日如年。

  走访询证是必须的,但没想到还要求供应商提供银行流水,大华列出了120家供应商的名单,要求我们一一取得银行流水,难度可想而知。

  大部分供应商表示对账、走访都可以配合,但要三年的银行流水,这中间不但包括和利树股份的的流水,而是整个的银行流水单,等于把其商业秘密跟个人隐私都暴露了,他们没有这个义务配合。所以纯粹需要我们去做工作,甚至我们得说好话、套面子要来人家的银行流水。

  公司派出一批人员奔赴各地,目前取得了80多家供应商的银行流水,剩余的40家仍在做工作,因为大华表示,核查完才敢给公司申报IPO。

  但毕竟由于时间仓促和条件限制,没有办法核实所有疑点,大华出于自身安全考虑,未经核实的疑点所关联的收入和利润一律清零!比对亚太初步审结的财务报表,三年一共调减利润1400万元,另调1000万元2016年利润跨期到2017年……

  至此公司面临两个选择:一是再一次申请延期披露年报,给予大华更多的审查时间,其结果是停牌、退出创新层;二是咽下三年利润共减2400万元的苦果,保住创新层和企业良好记录,其结果是企业融资能力、定增价格及现行股价的降低!

  经过痛苦的思想斗争,我选择了后者,毕竟股价的高低和后面定增价格、融资成本的多少,影响公司的利益很少,而不影响IPO才是重中之重!

  这事儿吧,是真麻烦。但我们IPO以来都已经快习惯处理这些麻烦事儿了,很多计划都是一改再改。

  比如我们原来是计划去创业板,后来改成了去中小板。因为新三板拟IPO公司也大多计划去创业板,今后如果有直接转板通道的话,对接的也是创业板,我们预感创业板今后可能的市盈率或是价值会没有现在这么好;另外觉得纸业在创业板上一家都还没有,也许我们这个行业并不适合在创业板。

  换成中小板就又面临一个“麻烦”。最初公司计划2016年底前申报IPO,报表就是2013年到2016年上半年这段时间的。但我们2013年是亏损的,无法满足中小板的条件,所以现在要的报表就是2014年到2017年上半年的。计划的确是一改再改。

  除了这些,三类股东问题也是一个大问题。我们600多位股东,去年11月份已经清理了一批三类股东,公司也正在想办法,防止在最后一刻进入三类股东,同时也在和我们的首批做市商沟通,希望他们能够自己退出。目前我们的股东里边,资管计划不多了,基本上都是合格的。

  虽然需要解决的事情多,但在IPO过程中,公司确实是规范了的,“狂轰滥炸”也值得。所以我要告诉新三板公司:不怕太规范,就怕不规范!不要着急申报IPO,规范之后申报,IPO之路会更短。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7年11月23日
      果小美
      果小美
      C轮 3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7年11月22日
      乐城-生鲜传奇
      乐城-生鲜传奇
      A轮 2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7年11月22日
      十字星
      十字星
      Pre-A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7年11月21日
      简媒
      简媒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