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资 · 投资 · 正文

永安行暂缓IPO成共享单车专利侵权之战导火线

2017-05-15 15:19· 钛媒体  李俊慧 
   
如果说,2015年常州永安冲刺IPO遇阻算受资本市场情况影响,那么,2017年常州永安暂缓发行可谓拜“共享单车”所赐。

  两次冲击IPO遇意外,常州永安的遭遇不禁令人唏嘘。

  2015年6月18日,常州永安(全称“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车系统股份有限公司”)向证监会报送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不幸的是,很快赶上“股灾”,股指大幅下跌且国内IPO陆续暂停。

  2017年3月23日,常州永安再次向证监会报送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2017年4月14日,证监会核准了常州永安的首发申请,眼瞅IPO在即,常州永安因涉嫌专利侵权被诉至法院,2017年5月6日,常州永安发布公告称“因出现媒体质疑事项”,决定暂缓后续发行工作。

  如果说,2015年常州永安冲刺IPO遇阻算受资本市场情况影响,那么,2017年常州永安暂缓发行可谓拜“共享单车”所赐。

  那么,常州永安到底是否构成对他人专利侵权?若构成侵权,又将承担什么责任?

  运气不佳:常州永安首次IPO努力因资本市场环境骤变“泡汤”

  2015年上半年,是国多年来少见的一波牛市行情。

  2015年5月,类似“2015年前四个月99.5%的股票上涨”、“炒股水平最牛的要数上海和北京两地的股民,两地人均获利高达15.64万元和8.02万元”这样的消息在很多媒体上频繁出现。

  因此,常州永安选择在当时发行上市,可谓“正当其时”。

  2015年6月18日,常州永安向证监会报送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拟发行总量不超过2400 万股。

  2015年6月19日沪指大跌6.42%,收至4500点以下,两市近千只个股跌停,当周累计跌幅近13%,随后,国内股市开启长达数月的宽幅震荡。

  2015年6月26日,A股跳空低开,沪指跌幅7.4%,创业板当日下跌8.9%,两市跌停个股逾两千只。

  2015年7月8日,除了权重股,A股上市公司开始大面积的停牌,当日收盘,两市共1312只股票停牌,占A股市场的47.2%;未能停牌也未获资金力挺的股票绝大部分以跌停作结;当日A股再跌近6%,收至3500点附近。

  显然,在这样的市场氛围中,不论是什么样的IPO首发企业,恐怕也不敢贸然发行了,更何况,当时有关部门已经开始总暂缓IPO发行工作。

  其结果是,常州永安首次发行也随之“泡汤”。

  时来运转:共享单车站上风口,具备盈利能力的常州永安令人关注

  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公布的信息显示,自2016年8月以来,ofo、摩拜、小蓝、酷骑、永安行、智享等企业先后投放车辆规模近70万辆,注册用户近1100万。

  根据目前各类共享单车平台的经营模式,交纳押金是获取用车资格的前置条件,而押金收取的标准为99元-299元不等。据此测算,1100万共享单车注册用户将意味着形成了10-30亿元量级规模的“押金资金池”。

  显然,仅靠押金一项,共享单车平台就能归集数亿至数十亿元资金,其想象空间之大令人侧目。

  起步于城市公共自行车的常州永安,也顺势推出了自己的共享单车品牌“永安行”,并祭出“免押金”大旗,一时间,其势头大有赶超ofo、摩拜等企业的可能。

  2016 年下半年起,永安自行车推出了永安行无桩共享单车的业务,将最新研发的无桩共享单车优先投放到成都、昆明、长沙、北京、上海等一二线过往没有开展有桩公共自行车的城市区域。

  2017年3月1日,永安行及其子公司永安行低碳曾与蚂蚁金服深创投等8家投资机构签订投资协议,约定投资机构向永安行低碳增资,获得永安行低碳少数股权。对此,常州永安董事长孙继胜曾公开表示,这笔融资可能超出市面上所有共享单车的A轮融资金额。

  不过,伴随常州永安重启IPO,永安行的融资策略发生了变化。

  2017年3月23日,常州永安再次向证监会报送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拟发行总量不超过2400 万股,计划融资5.98亿元。其中,永安行与蚂蚁金服、深创投等8家投资机构又签订《终止协议》,终止前述投资合作。

  诉讼风波:共享单车卷入专利侵权诉讼,摩拜在先,常州永安次之

  共享单车陷专利侵权:ofo、摩拜的雷,永安行碰上了        

  2017年3月7日,因摩拜单车涉嫌专利侵权,深圳市呤云技科技有限公司分别向北京市知识产权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专利侵权行政救济和司法救济程序,并分别获得北京市知识产权局和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立案受理。

  涉案专利为“ZL201310630670.7”的“互联网门禁临时用户授权装置和方法”发明专利,申请时间为2013年12月2日,核准授权时间为2016年7月6日。

  其技术原理为,允许装有“与门禁系统交互的授权管理模块”通信终端,比如手机或平板电脑,实现与门禁系统的交互,并通过授权管理进而实现门禁解锁。

  2017年4月18日,“无固定取还点的自行车租赁运营系统及其方法”(专利申请号201010602045.8)专利持有人顾泰来,以侵害其发明专利权为由将永安行先后诉至南京、苏州等法院。

  涉案专利“无固定取还点的自行车租赁运营系统及其方法”是一项发明专利,申请时间为2010年12月23日,核准授权时间为2013年10月9日。

  其技术原理与当前ofo、摩拜等共享单车运营模式非常相似,包含用户终端(比如手机)、装有车载终端的自行车(比如具有定位功能的摩拜单车)、运营业务管理平台和车辆搬运系统。

  值得注意的是,在无固定取还点租赁的运作模式上,该技术方案与当前ofo、摩拜等共享单车的“预约用车”模式基本一致,但与其普通用车模式的技术方案有诸多不同点。

  而对于常州永安来说,其主营业务城市公共自行车与该技术方案属于完全不同的两个领域,其旗下“永安行”共享单车业务与该技术方案可能存在一定的相似之处。

  影响大小:对ofo、摩拜等共享单车的影响远甚于常州永安

  共享单车陷专利侵权:ofo、摩拜的雷,永安行碰上了        

  一般来说,提起专利诉讼并不等于一定能胜诉。

  一方面,被诉专利侵权人及其他相关单位,可以对涉案专利发起“专利无效宣告请求”;另一方面,在专利侵权纠纷审理过程中,即便专利权人一审胜诉,也有可能因专利被无效而二审败诉。

  因此,虽然顾泰来起诉了常州永安,但是并不代表常州永安一定构成专利侵权。

  此外,更更重的是,即便顾泰来持有的专利能经得起“专利无效宣告请求”等多重考验,最终确定专利有效,其专利对ofo、摩拜等共享单车的冲击或影响要远甚于常州永安。

  常州永安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共享单车收入占常州永安2016年营收仅为0.12%。

  这意味着,即便二审终审认定其共享单车业务“永安行”涉嫌构成侵权,对常州永安的影响也是有限的。一方面,因业务量较小其可能需要赔偿的额度不会太高,另一方面,其后续既可以通过与专利权人达成专利许可,也可以视情况彻底终止该分支业务。

  不过,对常州永安来说,三年两次冲击IPO,两次拟发行股票数及募集资金未变化,第一次赶上“股灾”,第二次遇上“共享单车”,都给自己的IPO带来诸多挑战,尤其是第二次涉嫌专利侵权,也给国内诸多待上市企业带来了诸多警示。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