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资 · 游戏 · 正文

那些靠王者荣耀而生发的创业公司,未来将走向哪里?

2017-05-12 11:36· 微信公众号:剁椒娱投  张皓月 
   
王者荣耀的IP之下,也蕴藏着巨大的中国电竞市场。2016年中国电子竞技游戏的市场规模达到了504亿元,上涨34.7%,其中移动电竞收入171亿元,增幅达到187%,超过2016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增长率8倍。

  想要一款手游从现象级走向长盛不衰,不能再依靠用户本身对游戏的兴趣周期,而要构建围绕IP本身的巨大生态圈。而第三方创业公司的加入,显然为这盘生意添了更多筹码。在大型游戏厂商垄断的今天,开放同样也是垄断的一步棋。

  5月份开始,腾讯在港交所的股价经历了一轮持续上涨,市值一举突破了3000亿美元。而这波行情背后,离不开一个叫《王者荣耀》的手游。

  下至小学生,上至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在闲时杀一局“王者农药”已经成为风靡中国的一道风景。这款从2015年11月开始公测的游戏,用户已超两亿,日活跃用户超过5000万,创造了腾讯平台上的智能手机游戏的新记录。庞大的用户带来了炸裂的营收数据,仅仅是一款英雄人物的皮肤,就能让腾讯一天收入1.5亿。

  第三方数据公司伽马数据推出的《2016年中国电竞产业报告》显示,《王者荣耀》2016年全年收入为68亿元,占2016年全中国手游总收入的17.7%。

  令人惊讶的吸金能力不仅为腾讯带来了股价爆发,也带动了大批游戏创业者加入,他们试图作为第三方平台抢占这个市场,创业方向涵盖了内容、社群、电竞、陪玩带打……甚至有资本方开始成立了专门看《王者荣耀》方向的创业团队。

  而想要一款手游从现象级走向长盛不衰,不能再依靠用户本身对游戏的兴趣周期,而要构建围绕IP本身的巨大生态圈。而第三方创业公司的加入,显然为这盘生意添了更多筹码。在大型游戏厂商垄断的今天,开放同样也是垄断的一步棋。

  电竞到最后,总是情怀为王。王者荣耀的生命周期会有多长?而今天靠王者荣耀而生发的创业公司,未来将走向哪里?

  王者荣耀引爆手游市场

  2016年9月,捞月狗的CEO痞子狼接到了行业内部的消息,《王者荣耀》将成为腾讯全渠道主推的游戏,极有可能成为跑出来的第一个国民竞技手游。

  深入玩《王者荣耀》后,痞子狼下定决心做王者荣耀的第三方产业。他判断,大IP下面,必然会涌现无数机会。

  在此之前,捞月狗做了5年游戏数据和用户社群,主要为魔兽世界、英雄联盟(LOL)、刀塔2(DOTA2)多款网游产品建立第三方数据平台。面向竞技手游的转型还是第一次。因为这款手游,不论是腾讯还是第三方创业公司,都不认为只是个昙花一现的生意。

  “手游一直缺乏现象级产品,而移动端的强势和用户碎片化的需求,却注定手游一定会爆发。王者荣耀在这个时点出现了。”

  这代表了很多第三方游戏公司投身王者荣耀产业的心态。电竞赛事综合服务运营商VSPN的CEO滕林季认为,头部竞技产品的代际迭代是历史的必然。

  2000年左右最火的项目是星际争霸,2001、2002年是CS, 2003、2004年开始变成魔兽争霸,从2007、2008年演化成了DOTA。端游和移动电竞之间的区别不会很大,这也意味着,手游同样会实现第一次爆发,未来也会实现迭代。

  而《王者荣耀》对比去年其他爆款游戏譬如《阴阳师》等,战略更公平,游戏规则较简单。《王者荣耀》不卖数值,付费和经济体系相对稳定。而这也是电子竞技的基础。阴阳师等抽卡游戏一是奈何不了氪金用户,二是后期需要增加新内容,新玩家再想开始玩儿,门槛非常高。5V5的对战类游戏生命周期相对较长,新手用户一般会体验完所有的人物才会离开游戏,而且MOBA(多在在线竞技)游戏即开即玩,刚开始玩的用户不会比玩了两年的差多少。

  从腾讯的谨慎试水、强势推出,到游戏的代际更迭,《王者荣耀》占尽了天时地利,成为了全球iOS&Google Play收入榜第五名,中国第一名的吸金游戏。而创业公司的加入,目的则是与腾讯一起,放长线,钓大鱼。

  创业公司搭上大IP的顺风车

  李悦现在是大三的学生,每天下课后随机在第三方平台接单,她有十三个账号,一局只要十分钟,每个账号都有客户的话,一个月下来,利用业余时间陪玩的收入足以覆盖生活支出。

  像李悦这样的高级玩家圈里,形成了躺着也赚钱的玩游戏模式。也催生了一批为“陪玩带打”拉订单的新创业模式。暴鸡游戏、捞月狗都有这样的业务。

  痞子狼介绍,目前王者荣耀已经不是一款游戏了,已经成了社交身份的代表,下至小学生,上至40岁大叔,老板在玩,朋友在玩,而带打陪玩,则是深度满足了用户的社交需求。

  除了交易陪玩,围绕王者荣耀这个IP的创业公司,不仅有传统的媒体内容、社群、周边衍生品,新兴的直播又带火了新的产业:包括内容解说、电竞、直播。

  博派资本李欧成表示,目前已经有不少的《王者荣耀》主播找上门来说有融资需求,公司也专门有人挖掘《王者荣耀》系列创业的团队。

  捞月狗去年9月布局王者荣耀开始,进行了全盘扩张。先是在电竞方向购买了战队,参加腾讯组织的职业联赛;同时也开始打造王者荣耀的游戏内容,包括游戏攻略、王者荣耀表情包和与电竞相关的社会新闻,为了方便构建内容体系,从老牌游戏网站和传统媒体挖来了主编做指挥。在带练陪玩方面,也联系了不少知名工作室,目前签约可以接单的人在5000左右。

  “我们想在《王者荣耀》整个生态体系里抢占先机。”痞子狼介绍,面对《王者荣耀》产业,捞月狗更像是一次扩张。而王者荣耀极强的电竞观赏性,也使不少人成为内容创业者,也涌现出了以内容创业者集群的经纪公司。

  瓶子也是凭借《王者荣耀》起家的内容创业者。瓶子原来是一个手游媒体的专区主编,目前是KPL王者荣耀职业赛事官方赛事解说,他已解说从TGA大赛到KPL职业联赛等近100场比赛,作品《英雄周报》在腾讯视频的播放量已累计达到5000万。

  瓶子有一本神奇的小本子,上面记录了各种数据,还有他所看过的每一场比赛的关键节点。每个赛季的后期会专门做积分排名的工作,简单直观的告诉观众战队的晋级和淘汰情况。

  瓶子背后的经纪公司是上海综皇文化。综皇主要服务于王者荣耀,结合王者荣耀的艺人、解说、主持给腾讯提供内容服务。从去年到现在,公司签约的、像瓶子一样涌现出来的王者荣耀解说、主持就有20位左右,而线上主播则高达300多位。

  除了主持、解说和衍生的经纪公司,电竞赛事服务商也迎来了新机会。今年7月8日将举行的KPL第二赛季总决赛,王者荣耀的比赛将第一次在万人以上的体育馆里来举办。

  “《王者荣耀》作为中国人自研的手游产品,已经可以像英雄联盟、DOTA、CS:GO这样成为全世界在线下赛事上能够吸引最多观众的顶级产品,”承办赛事的运营商VSPN的CEO滕林季介绍,目前王者荣耀的赛事规模超过了公司承办的其他所有比赛的赛事规模。而未来,从硬件的转播车,到跟各个合作伙伴在上海以及全国其他城市开始合作建设的电子竞技的专业赛事场馆,会与腾讯一起投入数亿量级的资本。

  商业价值带来垂直盈利空间

  早在2012年11月,多玩游戏网的母公司欢聚时代就登陆了美国纳斯达克,当时市值就超过了6亿美元。而当年的多玩游戏网,正是借了魔兽世界的东风,是早期以2万个魔兽公会为基础的游戏资讯门户网站。

  搭上大游戏IP的第三方合作平台中曾经跑出过上市公司,这为现在借王者荣耀迎风而起的创业公司提供了成功的先例。

  所以这就形成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虽然中国的游戏产业由腾讯、网易等抢占了绝大部分市场,但碾压的只是其他小厂商。第三方游戏公司在服务大IP的过程中,却有非常大的获利空间。而这样的缝隙,也为游戏创业者们指了一条明路。

  “这个游戏有2亿用户,如果能拿下1%,我就能获得200万用户。”痞子狼说,目前除了天天爱消除这种游戏之外,《王者荣耀》的用户量没人能匹敌。作为第三方平台,通过大型游戏扩充自己的用户体量也是种讨巧的手段。

  王者荣耀的IP之下,也蕴藏着巨大的中国电竞市场。2016年中国电子竞技游戏的市场规模达到了504亿元,上涨34.7%,其中移动电竞收入171亿元,增幅达到187%,超过2016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增长率8倍。移动电竞的年度累计用户也达到2.68亿。

  VSPN在进行去年《王者荣耀》KPL决赛时,也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转变:总决赛观赛DAU超1300万,其中3600多万人参与实时赛事互动。之前现场的观众都是清一色的男大学生,而这次出现了很多女性观众。而在刚刚开始的王者荣耀职业联赛春季赛首周中,观赛女玩家达到了37%。

  “一个赛事的商业价值有多大,需要看女性观众的比例。”滕林季笑谈,女性中迷妹会更多,会购买更多赛事周边衍生品,她们对于赛事的狂热追捧相比男性观众可能来得更激烈些。

  开放生态背后的根本目的

  从王者荣耀上线后,腾讯就一直倾尽全力推广。而当王者荣耀开始火爆后,最大的问题是,如何能避免手游一贯朝生暮死的情况。为了让游戏继续生发下去,需要建立生态圈。建立生态圈就意味着必须要带其他公司“一起玩”。

  “腾讯是国内几家游戏大厂商中开放度最高的,目前只有他们有专门对接第三方游戏公司的平台。”一位业内人士介绍,就从媒体内容出发,攻略和新闻厂商自己也是需要的。虽然腾讯也在做,但是无法满足需求,所以这时候就必须凭借第三方媒体进行产出。

  VSPN除了与腾讯合作外,也在承办网易的《炉石传说》、巨人的《球球大作战》等赛事。滕林季说,在今年在KPL第二赛季上,王者荣耀KPL的联盟所宣布的一系列的管理、扶持和商业化政策其实是可以让很多像俱乐部这样的参与方得到稳定的、未来可期的收益。

  腾讯在《王者荣耀》生态的构建过程中,面对第三方厂商态度非常开放。这种开放实际上不仅仅是为了提供产业机会,更是为了让《王者荣耀》进一步生发。当《王者荣耀》成为IP符号,甚至成为文化情怀后,手游的昙花一现的问题就不会在《王者荣耀》身上复发。

  “从这点上看,开放,也是为了垄断。”业内人士笑称。

  王者荣耀的创业潮水能走多远?

  就算逃出了昙花一现的诅咒,一款游戏到底能走多远?

  痞子狼预测,《王者荣耀》的生命周期应该在7年左右。这种预测,是基于英雄联盟等游戏的火爆时间推断得出。滕林季提到,之前一线的电竞产品星际争霸,在韩国市场的持续火热了十年以上,《王者荣耀》应该可以达到六七年甚至更长,但是十年还是个很高的门槛。

  那聚焦到《王者荣耀》身上的创业公司,他们又能走多远,是不是会随着《王者荣耀》自身的新陈代谢而消失?

  “一个公司一定不能只依赖一个游戏产品,” 滕林季拿VSPN来举例,核心业务是赛事转播和内容制作,头部的电竞产品会更迭,但公司的价值会持续甚至逐步放大。

  短期内来看《王者荣耀》的用户体量和所构建的生态可以让现在很多公司有新的一波创业机会。但能否持续还得看公司自己是否有核心竞争力。“我觉得这跟《王者荣耀》无关了,”  滕林季说。

  而捞月狗此次在《王者荣耀》的布局,最终目的还是社群,对标的是篮球界的虎扑。游戏会更迭,但游戏人群却很难流失。如果在平台上可以查到作为玩家所有数据的历史汇集,并且实现了社交和咨询功能,玩家并不会因为某个游戏选择走或者留,而是因为平台自身的力量而留下。

  目前来看,最大的吸金风口还是电竞。在已经开赛的王者荣耀职业联赛春季赛中,7大直播平台、赛事专栏总订阅量达到了250万,赛事内容总播放量为1.8亿次,最高单日观赛人数1500万。《王者荣耀》的竞技观赏性,已经把玩家成功导流成了观众。目前的KPL加上TGA、QGC、WGC、KOC四大次级联赛、校园赛和更多赛事都在国内形成了一个不错的生态闭环。从编辑转型为解说的瓶子认为,每一款游戏的生命力,都是取决于游戏本身的不断优化和内容更新。电竞则是保有生命力的一个方式。

  “王者荣耀的灵魂就是竞技。从国内发展到国外,是我个人认为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王者荣耀发展必不可少的。”瓶子介绍。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