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资 · 投资 · 正文

一个打铁匠,愣是把一家小作坊折腾成了1000亿的跨国集团,开创了民营企业收购海外上市公司的先河

2017-05-08 14:45· 微信公众号:硕士博士圈  陈启 
   
1979年3月,鲁冠球看《人民日报》,一篇《国民经济要发展,交通运输是关键》引起他的重视。对着文章研究一上午,鲁冠球得出结论。“国家会在汽车制造行业下大工夫,我要抓住机会,发展自己。”

     他当过15年铁匠,此后一张报纸,让他抓住机会。50年间,他把一个小作坊发展成营收1000亿的跨国集团,还一举开创民营企业收购海外上市公司的先河。他就是万向集团创始人,鲁冠球

一个打铁匠,愣是把一家小作坊折腾成了1000亿的跨国集团,开创了民营企业收购海外上市公司的先河

  1945年1月,鲁冠球出生于浙江萧山宁围乡。当时,父亲在上海当工人,母亲则带他在乡下务农。

  鲁冠球不到9岁就在田里干活。春天播种,他凌晨4点就下地。一到夏天,“穿上衣服捂一身痱子,脱了衣服又让蚊子咬一身疙瘩。”

  这还不算苦。碰上年成不好,一家人要饿大半年肚子。难得有回好收成,妈妈就念叨,“好的拿到城里卖,能赚钱!”

  “靠天吃饭不保险,我以后要当工人赚钱!”10岁的鲁冠球立下目标。

  2

  1958年“大跃进”,城里的铁业公社来村里招人。上初二的鲁冠球一听,立马跟着3个哥们就去了城里,“每月给发14块,还有2块钱的衣服费。”

  3年下来,鲁冠球摸熟各种机械农具,工资也涨到了35块5。正要学成出师,铁业社精简人员,“自然灾害养活不起工人。”鲁冠球被打发回乡。

  9月,他看见邻居大爷去镇上磨面,回来的路上把腿给摔断了。父母也在家里抱怨,“每回磨面都要走7、8里地,谁受得了啊!”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鲁冠球突然有了想法,“在村里办个米面加工厂,这样大家多方便。”

  没钱怎么办?表叔给200,堂姐送80,远房大舅拿来560块。大家勒紧裤腰带,凑了3000块钱。

  鲁冠球立刻到城里买了一台磨面机,一台碾米机。因为当时不允许私人办厂,鲁冠球没敢挂牌子,把机器悄悄拉回村,就开始给乡亲们磨面。3个月下来,鲁冠球赚了90块钱。

  好景不长。年底,公社干部检查,斥责鲁冠球“挖社会主义墙角,私自办黑工厂坑人。”结果加工厂被迫关闭,两台机器也被廉价拍卖。

  初次创业就倾家荡产,还欠着亲戚的钱还不上。鲁冠球急得白天吃不下饭,夜里睡不着觉。

  父亲抽了一夜的旱烟,找出过世祖父的房产证,交给他,“这年头谁都不容易,你卖了房子,赶在年前把钱还了。”

  父母的血汗钱化为乌有,连爷爷的老房子都保不住。鲁冠球在钱塘江大堤哭了一夜。第二天朝阳初生,他望着滔滔江水,重拾信心,“办工厂没错!只是要适应社会,我要耐心等机会。”

  霉运过去,机会很快就来了。1963年,全国各地“停产闹革命”,村里人连铁揪、镰刀都买不上,自行车也没地儿修。

  鲁冠球瞄准时机,收了5个徒弟要开铁匠铺。这一回他学乖了,先跟生产大队打报告。“一次不行就两次,反复申请15回。”折腾2个月,铁匠铺开张。

  3年学徒没白当,鲁冠球手艺精湛。十里八乡都来买农具。生意红火了,他想提高效率,就把机械通上电。但当时根本不允许私人用电,鲁冠球“打一枪换一个地方”,6年搬了7个地方。

  1969年,中央要求每个公社搞一个农机修配厂。乡政府找上鲁冠球,请他接管宁围公社农机修配厂。

  所谓的农机修配厂,当时只是个84平方米的破厂房。鲁冠球没嫌弃,变卖全部家当,和6个小伙伴凑了4000块钱,接下农机厂。“终于挤进计划经济的缝隙里,把‘红帽子’戴上了!”

  鲁冠球亲自上车间,“锻工、切割、调度一把抓,下班累得连自行车都骑不动。”有付出就有回报,厂里生产的镰刀、铁耙、轴承和万向节质量好,乡里的生产大队都跑来批发。

  1978年,鲁冠球的工厂门口挂上了万向节厂、轴承厂、链条厂等多块牌子。员工增加300多人,每年营收超过80万。

  3

  1979年3月,鲁冠球看《人民日报》,一篇《国民经济要发展,交通运输是关键》引起他的重视。对着文章研究一上午,鲁冠球得出结论。“国家会在汽车制造行业下大工夫,我要抓住机会,发展自己。”

  厂里的产品能和汽车制造扯上关系的只有万向节,“连接汽车驱动的零件装置,卖一个利润就有1块6。”鲁冠球召开会议,停产其他产品,专门生产万向节。“我要5个手指捏紧,做好一个产品!”

  车间工人热火朝天,生产出300多万个优质产品。鲁冠球起名叫“钱潮牌”,盼着它能带来滚滚财源。

  但是,周边村庄哪有汽车?万向节大量积压,工厂当年营收降低一半!怎么把万向节卖出去,鲁冠球头有点疼。

  1980年,山东胶县召开全国汽车零部件订货会,鲁冠球立刻租了两辆汽车,带着供销科长,几个人满载“钱潮牌”万向节直奔胶南。

  因为是乡镇企业,他们没有进场资格。科长急得火烧眉毛,鲁冠球把心一横,“不能进里面,就在外面谈。咱在门口摆摊!”几个人铺开两张大塑料布,把万向节摆满一地,就堵在会场门口。

  3天下来,周围路过的人指指点点,可就是没能吸引汽车制造商的目光。那些财大气粗的老板们进出会场,眼睛都不瞄一下鲁冠球的摊子。这样不行!鲁冠球派出供销员进会场“打探敌情”,两小时后得到答案。“买方和卖方在咬价格!”

  鲁冠球开始算自己的成本,“降价20%,还有一点儿薄利。”第二天,供销员把降价横幅一贴,摊子前哗啦啦涌上来30多家制造商。晚上回去一统计,订单总共210万,鲁冠球打响第一炮!

  第一场战役的的胜利,让鲁冠球深刻意识到“市场就是价格、质量、成本的竞争。”于是,他坚持低价原则。

  1981年,原材料钢材涨价,生产成本提高。别的工厂都涨价,只有鲁冠球不涨。他亲临一线,“车间轮流上工不间断”、“原料反复利用”、“按件计薪提效率”。全厂工人都被他练成铁骨头,生生把成本压低了30%。

  “钱潮牌”万向节凭着低价在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年销售300多万。鲁冠球坚持薄利多销,把产品扩展到传动轴、制动器、密封件等3个系列。

  1983年,国家允许个人承包工厂。鲁冠球抵押自家价值2万多的苗木,承包万向厂,拥有自主经营权。头一年,他圆满完成承包额度,还超额154万元!之后连续3年,每年都超额100多万。

  过程当然不是一帆风顺的。1984年,鲁冠球接到一封从安徽芜湖寄来的退货信,“收到的万向节出现了裂缝。”他立刻连夜赶去道歉,送上合格产品,换回次品。

  担心还有类似的情况发生,鲁冠球组织了30多人的团队走访各地的用户,“不管什么原因造成的损坏,全都换成合格产品,把次品全都背回来!”

  这一背,背回来3万多套次品,鲁冠球直接以每斤6分钱的价格卖给废品站。只此一举,公司损失了43万元,员工工资欠发6个月,但质量意识深入人心。

  技术跟不上,光有意识还是不行。鲁冠球跑到东北寻找专家,“重工业基地,肯定藏龙卧虎!”

  黑龙江一个退休的老师傅原来参加过红旗的研发,升级一个万向节零件还不是小菜一碟。鲁冠球带着礼物找上门,却被老师傅拒绝了。

  他不死心,托人打听师傅的爱好。却得知老师傅的妻子年轻时在雪地里受了寒,落下风湿病。鲁冠球立刻回杭州请来一个老中医,几针下去就缓解了发作时的痛苦。

  这还有啥说的!老师傅举家迁徙到萧山,进了万向厂做技术指导。同时,鲁冠球把年利润的80%都用于改进设备,花了150万引进国外的高端机床。

  1985年初,机械工业部要在全国56家工厂中选择3个做定点机构。鲁冠球的万向凭着高精技术,有资格和国企同台竞技,还以99.4的最高分成为同行之首。从此,万向成为全国定点生产万向节的专业工厂。

  鲁冠球在国内站稳脚跟,开始对外出口。1985年6月,他带着“钱潮牌”万向节参加广州交易会,前3天都是200套、300套的小批量销售。

  到第4天,万向产品的高质量低价格吸引到美国舍勒公司。负责人当场下了3万套产品的订单,鲁冠球向着海外市场迈出了第一步。

  此后,鲁冠球投资300万,组建起150人的专业研发团队。短短5、6年间,开发出60多个新品种。万向成功打开意大利、法国、德国等18个海外市场,每年对外出口的收入就有230万美元。

  1991年,万向年产值突破1个亿。鲁冠球“花钱买不管”,将1500万净资产划拨给宁围乡政府,改组公司,成立浙江万向集团。“政府股份占3/1,鲁冠球获得绝对控制权。”

  1992年,万向集团成为国内最大的万向节生产基地,占据国内60%以上的市场份额。

  1994年1月,万向钱潮在深圳成功上市,成为全国第一家上市的乡镇企业。从最初的1亿多股本,到2014年的16亿,万向在20年间扩大了14倍。

  然而,鲁冠球的目光没有停留于此,他瞄准了国际市场。“有本领,就要占领国际市场,赚外国人口袋里的钱。”

  4

  1994年底,鲁冠球成立万向美国公司。人生地不熟,怎么打开销路?鲁冠球决定先搞收购。

  正好,当年带万向走上国际的美国舍勒公司经营不善,濒临破产。鲁冠球派人考察公司。对方负责人要求,“不能向员工说明你们是来收购的,否则他们会罢工。”

  万向的经理假装成客户,在工厂转了一天。临走时一个员工拉住他,“你们快付钱吧,再不买下公司,我们就全都失业了!”

  最后,万向以低价42万美元收购美国舍勒全部股份,借用当地资源,销售万向产品。

  1995年,万向在美国的销售收入达到360万美元,次年增加到1000万。鲁冠球又先后在英国、墨西哥、委内瑞拉、巴西、加拿大设立销售公司。

  1997年8月,世界汽车行业巨头——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和万向达成合作。万象成为第一家进入美国一流主机配套市场的中国企业,当年营收突破2000万美元。1999年,万向又成功打入福特的配套体系,营收高达4500万美元。

  万向在美国落地生根,鲁冠球在国内和海外双管齐下,开始大规模收购。

  2000年,万向集团先后控股国内3家上市公司,分别占据万向德农51%的股份、承德露露40%的股份、顺发恒业73%的股份。

  2001年8月28日,万向斥资280万美元,收购UAI公司21%的股份。这可是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万向开创中国民营企业收购海外上市公司的先河。

  2003年,万向收购美国“百年老店”洛克福特公司,以33.5%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

  2005年5月,浙江德清兔宝宝上市,万向成为兔宝宝的控股股东,也是德华集团的第二大股东。

  2006年,万向在海外“以股权换市场”,收购美国历史最悠久的轴承生产企业GBC公司;又以“市场换市场”,收购洛克福特公司,低成本整合国际品牌。

  2008年,万向集团年度总营收475亿,旗下汽车零部件的销售收入为190亿,占集团总营收的40%。

  2012年12月,万向集团收购美国菲斯克的电池供应商A123 Systems,开始自主研发万向电动车,向新能源汽车公司转型。

  2014年2月14日,万向集团以1.492亿美元成为美国菲斯克公司的新主人,囊括世界跑车制造领域的高端技术。

  如今,万向每年营收1200亿,出口创汇26亿美元。在国内,万向与一汽、二汽、上汽、广汽建立了稳定的合作,主导产品的市场占有率保持在60%以上。万向在全球10个国家拥有22家公司,40余家工厂,共有员工3万多人。

  鲁冠球向全世界展示了一个中国乡土企业家的智慧与力量,被誉为商场常青树。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