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资 · 投资 · 正文

独家|万春医药纳斯达克成功IPO 国内首个自主知识产权创新药“登陆”世界舞台

2017-03-10 08:23· 投资界  任倩 
   
与其说是对万春项目的评估,不如说是对人的评估。刘牧龙认为,万春特色鲜明:它独立做全球市场。美国拥有世界最大的新药市场,万春掌握着美国市场的权益,这是仙瞳看好万春的一大原因。而对于黄岚这个业内少见的连续创业者,刘牧龙对其更是赞不绝口。

  万春药业正在创造历史。顺利的话,它将成为首个由中国人创办的药企,真正具备在欧美跨国巨头垄断的世界医药市场运营创新药物研发、制造和销售的能力。

  投资界(ID:pedaily2012)消息,2017年3月9日美国东部时间上午9时,万春医药(BeyondSpring)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市场正式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BYSI,发行价为20美元,成为今年首家美股IPO的生物技术公司。

独家|万春医药纳斯达克成功IPO  国内首个自主知识产权创新药“登陆”世界舞台

万春药业运营团队和投资方共同见证在纳斯达克敲钟时刻

  而此前,在美国最高水平的癌症药物临床学术大会ASCO-SITC 为期三天的会议上,万春医药自主研发的抗癌新药普那布林表现十分抢眼,位列五个亮点项目之首,可谓双喜临门

  自主知识产权创新药征服世界级资本舞台

  中国是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目前还没有一个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药在世界市场上销售,也没有新药被美国FDA批准上市,这一直是万春药业董事长黄岚的“心病”。而癌症,这个令人谈之色变的病魔便是黄岚20多年研究攻克的主要对象。

  比起上市公司董事长,称她“黄岚博士”或许更恰当一些。

  1988年因优异成绩被保送进入复旦大学,大三时赴美留学,黄岚曾先后获得美国劳伦斯大学生物、化学双学士学位以及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化学博士学位,毕业后到美国最好的癌症研究中心Memorial Sloan Kettering做博士后及研究员,黄岚学生时代的广泛涉猎和丰富积累打下了创业的基础,也奠定了万春医药学术翘楚的商业基因。

  2003年,黄岚在美国开始创业,曾先后创立两家公司,为大型医药公司提供技术咨询并将蛋白质产品应用于皮肤修复,其间申请了3项美国专利。

  2007年底,她带着学识、经验、产品和团队回国,创立了无锡麦涛岚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经过两年多的刻苦钻研,完成了自主研发的I类抗癌新药MTLH001所有前期研究工作,黄岚因此入选2009年度“国家千人计划”。2010年,经验丰富的黄岚创办了大连万春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担任公司董事长。

  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黄岚是当下研发型企业领导者中少有的“多面手”。生物药方面,在2010年8月创立万春生物前,黄岚参与创办无锡麦涛岚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并于2010年将其自主设计的多肽药物中国权利卖给上药集团;CRO领域,她参与的临床CRO公司Paramax,在出售给CRO公司RPS 后,后者在2011年以超过2亿美元将之出售给Warburg Pincus;她还是Forward Venture公司的合伙人,负责投资标的与中国制药公司的合作。丰富的阅历,使黄岚对于整个中美生物医药界生态的各个链条都知之甚详。

  黄岚说,她的内心一直有个“中国梦”,就是要让中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1.1类抗癌新药能走向世界舞台,为中国人争光。而她正带领着团队,借助中国动力,整合国外研发资源,创造一个全新的创新药物研发模式,一步一个脚印实现自己的“中国梦”。

  显然,在美国IPO是其迈出的关键一步。

独家|万春医药纳斯达克成功IPO  国内首个自主知识产权创新药“登陆”世界舞台

时代广场大屏幕显示万春药业(BeyondSpring)在纳斯达克上市

  用心叩开“肿瘤命门”

  上市前夕,路透社曾花很长时间跟踪报道万春这家中国药企,围绕的核心便是1.1类创新抗肿瘤药普那布林(Plinabulin)的最新研究数据和取得的阶段性效果,足以证明这项抗癌新药研发潜在的巨大价值。

  文章中特别提到,“万春药业开创了整合中美资源,全球运营的创新药物企业的全新商业模式。它将是第一个由中国人创办的药企真正具备在由欧美跨国巨头垄断的世界医药市场运营创新药物的研发、制造和销售——从这个意义上讲,万春正在创造历史。”

  万春确实创造了历史。已经在肿瘤领域深耕20多年的黄岚,从事普那布林的研究也已超10年。在这10多年里,黄岚一刻不停地思考怎样理解普那布林的机理,等待机会。

  2014 年6 月,万春受邀参加ASCO壁报展览。期间,黄博士听到大量同行演讲,她敏锐地发现普那布林与大家讨论的免疫制剂有很多相似之处,例如非常长的持续缓解时间和用药顺序的重要性。回来后黄博士立刻召集团队一起寻找免疫机理方面的文献。

  果然,黄博士发现了University of Basel(瑞士巴塞尔大学)的Zippelius教授,他的对于微管蛋白解聚体类药物在激活树突性细胞成熟化方面的基础研究恰好与普那布林化合物非常吻合。黄博士至今仍清楚地记得,2014 年9 月5 日,她第一次发陌生邮件给教授,告诉他万春药业的普那布林与他的研究机理相似。第二天黄博士就收到了教授兴奋的回复,并且主动提出无偿为普那布林做实验确认能够激活树突性细胞成熟化。

  就这样,黄岚带领团队发现了一个全新的化合物——普那布林,通过阻断alpha,beta-微管蛋白聚合,改变细胞骨架,在不同的细胞引发不同的作用,是特异性强的抗癌化合物。

  由于是从海洋生物提取并做结构优化,并且是从近300 个衍生物中找到的最有效、安全的化合物发展而来,普那布林的机理最初并不为多数人所掌握。事实上,市场上50%批准的癌症新药都是从自然中提取和优化,从这类化合物的发现到最后机理的阐述需要长达50 年的时间,而万春从事普那布林的研究只用了1/3的时间。

  撬动百亿级抗癌新药市场

  普那布林顺利地被确认在树突性细胞成熟化方面确有功效,越来越多世界顶级的科学家加入到对普那布林的机理研究中。为此,万春在University of Basel设立了专项研究课题,专注于对普那布林的机理研究。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系统探索,截止2016年夏天,普那布林的机理已经初步阐述清晰,普那布林和细胞骨架的微管蛋白靶点结合的晶体结构被解析,靶点产生的抗癌效应也有了基础研究的支持。很快,普那布林的机理会在2017 年3 月19 日的Keystone 研讨会上正式对外公布。

  在过去的十年中,癌症治疗的方法已经发生巨大改变。通过自身免疫系统识别并摧毁癌细胞,从而掀起能激活复杂免疫系统多个靶点的肿瘤免疫疗法的新浪潮。肿瘤、患者和免疫调节机制的复杂性,加强了对可以刺激宿主免疫应答持久缓解的免疫肿瘤药物联用的需求。

  “更深层了解肿瘤微环境的关键,是通过更多新的靶向药物开发获得。”黄岚说,万春医药正在开发这种创新的方法,靶向作用于肿瘤微环境,跟随普那布林研究进展,只要完成最后期的临床研究,药物将可上市。

  黄岚认为,普那布林的研发前景巨大。“现在和多西他赛联合治疗非小细胞肺癌如果被批准,所有多西他赛的癌症适应症,例如胃癌、乳腺癌、前列腺癌、头颈癌,都有可能用普那布林+多西他赛的组合来开发适应证。待FDA批准普那布林的第二个适应证为—预防所有化疗引起的白细胞降低症,这个适应证被批准后,它的应用范围就更加广泛了。”

  对于普那布林最终的商业化,黄岚表示,在中国市场的销售,万春可以参照贝达模式。而对于美国市场,万春会找大的国际医药公司做合作。黄岚提到,在美国,新药上市批文NDA的价值是最大的,委托医药公司的销售分成可能达到50%。成本方面,只有运输成本和小分子药物较低的生产成本,因此利润空间巨大。

  “上市后,普那布林的全球商业市场前景更加值得期待。”黄岚解释,白细胞降低症的市场很大,“在20%的化疗人群中,2015年就有73亿美元的市场规模。肺癌的市场规模到2020年将达到280亿美元。”

  2000万美元注资力挺到底

  2014年开始,仙瞳资本领投2000万美元,支持万春Ⅲ期临床的进行。其他投资方,包括复星实业(香港)、华融资产、博润资本,香港Epiphron Capital Fund I, L.P.等国内外著名投资机构共投资3500万美元。

  生物医疗领域企业众多,仙瞳为何看上万春?仙瞳资本董事长刘牧龙称,这个项目是有开创意义的,他特别强调“中国的医药企业走向世界”的目标,“我们既然能将玩具、服饰、小家电甚至医疗器械卖给老外,那能不能把药也卖到国外呢?要这个高附加的‘贵族行业从外国人的口袋里把他们的钱赚到,需要有人做开创性的工作,万春药业就是这样的一家公司。”

  独家|万春医药纳斯达克成功IPO  国内首个自主知识产权创新药“登陆”世界舞台

万春董事会成员合影

  万春和仙瞳的缘分始于2011年,而黄岚和仙瞳资本董事长刘牧龙的交往则更早。2009年,黄岚在无锡创业时认识了刘牧龙,当时刘牧龙就很有意向投资黄岚的项目。虽然最后没有结果,却为仙瞳资本和万春药业后来的合作结下了不解之缘。

  与其说是对万春项目的评估,不如说是对人的评估。刘牧龙认为,万春特色鲜明:它独立做全球市场。美国拥有世界最大的新药市场,万春掌握着美国市场的权益,这是仙瞳看好万春的一大原因。而对于黄岚这个业内少见的连续创业者,刘牧龙对其更是赞不绝口。

  “力挺到底”,此前仙瞳的连续投资为这四个字作了最好的注脚,如今万春IPO,仙瞳也会以二级市场基金的形式参与其中。

  仙瞳资本的投资方向主要是生命科技,涵盖生物、医疗、医药三个方向。成立至今6年时间里,投资从早期项目发展到成熟项目。刘牧龙提到,仙瞳在VC阶段虽不算是一个特别大的公司,但马上迎来首个项目退出。

  仙瞳布局的时候有重点投资方向,项目预判和分析时会着重考虑两个方面:精神性疾病和精准医疗。另外,仙瞳在移动医疗上也做了布局,但是思路跟其他机构不太一样。仙瞳更强调模式和技术的结合,不但要有模式还要有技术壁垒。

  仙瞳之于万春的作用,刘牧龙的表述是:“影响”,而非“引领”。他解释道,有一些早期的项目,投资方的意见可能大到左右研发方向,但万春的普那布林并非如此。普那布林前后已经经历过10多年研究,已经开展到临床Ⅲ期,本身已经到了一个方向非常明确的阶段。如果仙瞳对某些方向比较看好,可能会加大投入。

  谈到何时退出,刘牧龙表示,“新药的周期一般是10~15年,普那布林研究已经到了一个揭盲的阶段。对于仙瞳资本来说,最近几年可能到了一个退出的时间点,前期投资的部分最早会在2017~2018年退出,但仙瞳仍会留下部分资金和万春一起成长。”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任倩,原文:http://pe.pedaily.cn/201703/20170310409843.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7年11月23日
      果小美
      果小美
      C轮 3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7年11月22日
      乐城-生鲜传奇
      乐城-生鲜传奇
      A轮 2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7年11月22日
      十字星
      十字星
      Pre-A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7年11月21日
      简媒
      简媒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