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资 · 投资 · 正文

天使投资不为人知的秘密:王刚自爆投ofo怕被滴滴打脸,龚虹嘉怪朱啸虎把小公司都“逼死了”

2016-12-07 15:23· 投资界   
   
当所有的小生意都在互联网平台上、都在朱啸虎和王刚这一套凶猛打法下全部变成大生意,大量不具备把公司做到大规模,但是本来一年挣几百万也可以活得很滋润的创业团队和项目,可能结果就会非常的悲惨。这也是资本寒冬的映射,成了强者通吃、赢家独占的格局。

  2016年12月6日-8日,由清科集团、投资界主办,联想创投联合主办的“第十六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在京举行,论坛汇集股权投资界巨匠精英,以趋势、策略、行业角度剖析这个时代。

  在“影响力对话三”环节,源政投资董事长杨向阳,滴滴出行联合创始人、知名投资人王刚,著名天使投资人龚虹嘉,普华集团董事长曹国熊,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5位知名投资人就“超级天使的投资逻辑”的主题进行了精彩对话。

天使投资不为人知的秘密:王刚自爆投ofo怕被滴滴打脸,龚虹嘉怪朱啸虎把小公司都“逼死了”

  以下为对话实录,经投资界(ID:pedaily2012)编辑整理:

  朱啸虎王刚因为太贪婪失去映客   曹国熊:投不投汪峰的碎乐得想想

  向阳咱们今天不谈赛道、不谈冬天、不谈投资的基本原则,直接聊点干货。从啸虎开始,你投了滴滴,又投了映客,这两年最牛的投资都让你占全了,最近又开始投单车。这几个投资之间的关系以及你投资这些项目中一些门道,能不能跟大家做一个比较真实的分享?还有一点,我最近看到很多文章都说朱啸虎最近特别焦虑,不知道在焦虑什么?

  朱啸虎:我是机构投资人,今天混在超级天使论台上,有一些焦虑很正常。天使投资不焦虑,机构投资还是要焦虑的。我过去虽然抓住了几个独角兽,但是明年怎么样?明年还有没有机会坐在台上,这是我要焦虑的事情。

  实际上,我投资还是比较喜欢来自于生活。生活中普通人喜欢什么?他们痛点在哪里?我觉得可以帮助普通人解决他们生活中的真实问题,这就是我们投资的

  向阳我再问一下,最近这个单车,又让你搅得一锅粥。单车的事你怎么看?

  朱啸虎:单车这个市场很容易理解,中国是一个自行车大国,70%以上人都会骑自行车,中国有十几亿人口,70%的数量是巨大的。我今年去美国见了格里,他是Uber的投资人。他说我投单车很有道理,但是美国很难做。ofo的起步和饿了么很像,是从校园开始的,校园很容易做,但校外市场我们低估了,实际上目前中国大部分人素质非常高,破坏率不是那么高,所以我们远远低估了单车在校外市场的潜力,应该更早走向校外市场。而且我们有滴滴,我和王刚曾经讲过,这个(单车)可能是滴滴一个后花园,先布个局,合适时候滴滴再进来,这是非常简单的一个逻辑。

  向阳前一段我看大家在撕你说的一句话,你说“单车的战斗3个月之内结束”,现在过去差不多两个多月了,你觉得到结束的时候了吗?

  朱啸虎:这个东西先得看怎么定义它。我说这话的意思是从历史来推断,像拼车、代驾市场滴滴基本上3个月就垄断了。自行车现在还是比较明显的,你可以看开锁率,多少车开锁成功,ofo是99.9%开锁率。在北京,冬天电子锁开锁是很不容易的,冬天电量消耗怎么样?锁能不能开?都是生活常识。投资真的没那么复杂,能不能真的从生活中领悟是关键要点。

  杨向阳虹嘉我想问问你,作为一个老革命怎么看共享单车?

  龚虹嘉我们在座见到朱啸虎还是比较崇敬的,原来说早期投资没有什么“救世主”,那是谁都看不清楚的阶段,但我觉得自从有了朱啸虎,早期投资算是有了“救世主”,只要他看重哪个项目他就砸大钱,往往他一砸大钱长则一年结束战斗,短则几个月结束战斗,我们都得花十几二十年才能结个果,你就整两三年。他的滴滴打车算是整得波澜壮阔一点,也快,所以你改变了我的人生观,也改变了我的价值观,向你致敬。

  我总结就是说,第一,人起名字很重要,他的父母给他起了朱啸虎,他在早期风投这一块表现出来的风格就是呼啸而来凶恶的老虎,第二,管别人的钱真好,风险大一样敢上,这也是我的短版。

  杨向阳虹嘉最近修炼很深,今天见到啸虎后风格变了,你讲讲单车的事。

  龚虹嘉:再说单车的事。如果在座的是80年代以前出生的,那自行车对我们来说真的是一个最熟悉、最平常不过的东西。10年前自行车的普及程度就像这10年出行打车的普及程度,出行打车被朱啸虎搞成这样,自行车为什么不会被朱啸虎搞得翻天覆地?

  杨向阳:王刚,自行车的事好像你也参与了是吧?

  王刚:我为什么当初投ofo?自行车共享是最后一公里最好的出行方式,这部分是滴滴没有覆盖的地方,所以它对于滴滴是侧翼的保护。但是我们投完之后最大的顾虑是什么,就是滴滴自己干了,这是最讽刺的事情。我跟朱啸虎投了ofo,滴滴看都没看我们也干了自行车,那我们俩的脸被打得啪啪响,投完以后第一个是滴滴不能自己做。怎么说服滴滴不自己做?你要想证明你的所有投资人跟你不再是伙伴关系,那以后跟出行相关的任何业务(我们)都不投了。另外我觉得对于滴滴来讲,无人驾驶才是要挑战的领域,这种粗活、脏活、累活我们干就算了。

  我跟朱啸虎说,我来他不用过来,他来我也不用来了,我们俩讲话、投的项目都是一样的,两个男人同台的“处男秀”给你们了。我们投了吃的共享回家吃饭,穿的共享衣23,住的共享没投,行的共享我们有滴滴,有ofo,我们最近也投了一个明年可以吹牛的作品,也是共享,绝对刚需。但我不能告诉你是什么,明年上半年听朱啸虎继续吹牛就可以了。

  杨向阳:听出来了,你跟朱啸虎有点共同行动人的感觉。我今天八卦八卦,听说朱啸虎跟你说映客这个项目特别好,他投了,拉着你投,你投了吗?

  王刚:说一下映客为什么没投。当时有300万的额度,他自己投500万,他老吹牛,其实也没投多少钱。我说我最多投300万。这个公司是100亿人民币的公司,300万乘以100倍回报,去掉稀释大概70倍回报,赚2个亿人民币。我觉得没赚1亿美金不太过瘾,这是第一个发自内心的想法;第二个原因是两个助理帮我否了。后来两个助理向我道歉好几次,我说没关系,我们坚持一个标准,一个deal赚少于1亿美金就不投了,你们不用难过,下一个更好的等着我们。

  杨向阳:今天终于弄清楚原因了,王刚的计算公式是最少回报要超过1亿美元。

  王刚:这是雷军给我的标准,他说王刚你想在天使里排名靠前,数一数你投了几个赚超过1亿美金的项目,其他不算。

  杨向阳:这个我真不知道是雷军的标准。

  朱啸虎:因为太贪婪所以失去了映客,应该这么说。

  杨向阳:国熊之前在经纬时做得很好,现在说得更多的是普华。你从经纬出来单立一个门户,是怎么一个考量?简单插播一下,去年国熊个人投资项目退出收回十几个亿;相当一部分基金收回100多亿,大家可以去去年的清科天使投资排行榜看,国熊应该是名列前茅的。

  曹国熊:其实普华一直在,原来承载我个人的一些投资。主要我还是想聚焦领域,但不一定聚焦阶段,可能我们对某些细分的领域,比如说文娱、医疗,还是有很深的体会,这时候不能光是聚焦于早期投资阶段,可能后面阶段都会伴随下去,而这个时候可能需要更多的资金的支持,它的规模相对来说会比较大,也主要是考虑这个初衷。所以普华现在有两个作用:一个是普华资本,它也管了别人的钱,LP中国资比重比较大大;还有一个是普华集团,是前些年退出的基金。其实刚刚也在聊,早期投资能够投的资金是非常有限的。怎么投?原来我们说早期投资其实是很少有“狙击手”的,还是以量取胜,像啸虎、虹嘉都是反方向,验证这个是不对的。

  杨向阳:你是打配合。他是滴滴,你是快的,他是单车A,你是单车B吗?

  曹国熊:如果说要有更大的资金容量可能还是要往后面阶段走,甚至可能要和资本市场更深结合起来做。这是做普华的一个初衷。

  杨向阳:听说你现在新规划两个主要方向,一个是文娱,一个是健康,这两件事你是怎么想的?

  曹国熊:文娱、泛文化方向还是挺广的,也把旅游什么的包括进去了。这个不局限于早期阶段,早、中、晚都投,但是只聚焦于细分的领域;医疗现在是两块,一个是精准医疗的上下游产业链,还有是健康,健康会往中医方向偏,但投的案子不多,精准医疗会投得多一些。

  杨向阳:谈到文娱,刚刚汪峰说的碎乐,这个属于文娱吧?你会投吗?如果要投你给他多少估值?

  曹国熊:我还不是太了解。

  杨向阳:压压价,趁机压压价。

  曹国熊:大家现在都在讲投“独角兽”,我的心态是泛文化领域,或者更窄一点,文娱领域出现“独角兽”的概率是不大的,要先把这个心态放平;第二,它也不像原来投互联网那么快,还是比较慢的产业,需要慢慢去养的。

  杨向阳:没有直接回答,汪峰的碎乐你会不会投?

  曹国熊:看看再说。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原文:http://pe.pedaily.cn/201612/20161207406378.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