毅达投资企业:聚禾影画的中国“新独立片场”之梦

2016-11-11 07:24· 《投资圈》杂志  严彦 
   
2016年6月,聚禾影画申请挂牌新三板并于8月获批。能够如此迅速而又顺利地登陆新三板,除了缘于业绩优良和公司构架完整之外,也离不开投资方毅达资本的推动,聚禾影画也成为毅达资本投资的第86家成功登陆资本市场的企业。

  自2003年全面推进电影产业化改革以来,中国电影经历了跨越式发展。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生产的影片由2002年的100部上升到2015年的686部,年度票房也由2002年的不足10亿元增至2015年的440.69亿元。

  进入2016年,多年来高速发展的中国电影出现了增速放缓的局面。2016年暑期档总票房以124亿元收官,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其中,国产片总票房约47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79亿元缩水约32亿元,下滑近四成。对于习惯了井喷式增长的中国电影票房市场来说,遭遇这种局面有些猝不及防。不过,在理性的电影人看来,“这是中国电影产业高速发展态势下的必然调整,也是电影市场良性发展态势的开端。”聚禾影画传媒(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聚禾影画”)CEO刘畅表示。

毅达投资企业:聚禾影画的中国“新独立片场”之梦

  ( 左:聚禾影画 CEO 刘畅;右:聚禾影画 COO 暴捷 )

  打造全产业链体系

  从高中到大学,刘畅和暴捷同在英国留学,有着他乡遇故知的缘分和志同道合的默契。在英国完成大众传媒专业的学业后,两人都选择了回国投身娱乐产业。

  “我们认为,中国的电影业和美国的好莱坞发展过程极其相似,而前者还有10~15年的高速发展机遇期。凭借自己对电影行业的热爱和大众传媒的专业基础,我们希望能为中国的电影行业发展做出一些自己的贡献。”刘畅表示。

  2014年正式投入运营的聚禾影画以电影商务营销为切入点,同时全面启动电影开发、制片、商务、宣传、发行以及影院等电影全产业链业务的体系搭建。外向健谈的刘畅担任CEO,主要负责主营业务;内敛稳重的暴捷担任COO,主要负责资本运作和公司的日常运营管理。

  作为一家电影全产业链精品公司,聚禾影画下辖数家分工明确的公司:聚禾影画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电影制片和营销)、聚禾影画电影发行(北京)有限公司(电影发行)、北京聚禾影画世纪影院管理有限公司(影院投资)。

  虽然是一家刚刚运营两年多的“年轻”公司,但聚禾影画的发展势头不容小觑:2014年,北京聚禾国际影城(保利国际影城苹果园店)正式投入运营;2015年,自开发影片《不期而遇》开机,完成了多家影院及多个电影项目的签署工作,多个自开发项目也在运行中;2016年,聚禾影画启动了新三板挂牌程序。

  对中国电影行业中的中小型企业来说,目前有能力涉足影院这个末端环节的还非常少。“打造全产业链体系是聚禾影画最主要的基因。”刘畅介绍,“尤其是影院环节的搭建,让聚禾影画能够更加深入透彻地了解中国的电影产业,了解终端的运营方式,同时也能够弥补我们在全产业链过程当中一些把控不太精准的地方。影院也是我们了解市场终端的一个途径,因此未来会从一线城市到四线城市全部覆盖,希望对每一类城市的观影人群都能有一个很好的触点。”

  2015年,聚禾影画实现营业收入4163.23万元,净利润813.02万元。2016年的上半年报显示,聚禾影画实现营收1856.65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0.57%,主要来自影院的票房收入。聚禾影画计划每年再拓展一两家影院,“在选择影院标的方面我们很慎重,一定要选择性价比高的优质项目,我们不会花很大的资本去做终端影院投资,会很看重这个环节的投入产出比。”刘畅表示。

毅达投资企业:聚禾影画的中国“新独立片场”之梦

  资本助力阳光化成长

  刘畅和暴捷非常清楚,一家公司要做到基业长青,最重要的前提条件就是阳光化。“2014年的时候,我们两个就商量着要让公司尽早阳光化起来,这也是我们考虑挂牌新三板的最重要原因:希望让企业的运作更加透明,更加规范。另外,制片是很烧钱的,尽早进入资本市场,与资本合作,能够助推企业尽快前进。”暴捷说。

  2016年6月,聚禾影画申请挂牌新三板并于8月获批。能够如此迅速而又顺利地登陆新三板,除了缘于业绩优良和公司构架完整之外,也离不开投资方毅达资本的推动,聚禾影画也成为毅达资本投资的第86家成功登陆资本市场的企业。

  毅达资本的文化产业投资负责人是合伙人刘敏,他相当看好聚禾影画的未来。“首先,聚禾影画相当规范。很多中国的影视企业存在内部治理不够规范的问题,这也成为其引入资本的瓶颈。而聚禾影画的管理相当规范透明,这就为投后管理屏蔽了很多风险,这是我们选择聚禾影画的基础。”刘敏表示,“第二,聚禾影画的创始团队非常理智。电影是高风险行业,一部电影取得成功是诸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其中有些因素是难以预料和判断的。所以,孤注一掷地大手笔投资某一个作品是不理智的。”

  2008年从英国留学回来之后,刘畅参与的第一个电影项目是吴宇森导演的电影《赤壁(上)》。这部影片最终在中国大陆获得了3.21亿元票房,不仅是当年的全国票房第一,还创下了中国电影历史上票房第二高的好成绩。但随着经验的积累刘畅发现,60%的电影公司存在同一个问题:撞到什么片子就做什么片子,甚至把公司的未来全部赌在一部电影上面。“聚禾影画的创始团队是以产品为导向,多维度思考,不会把全部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而是会把各个维度的影响因素设定好,通过概率计算去承载每一个项目,这样更有希望生产出一部票房和口碑都不错的作品。”刘敏评价说。

  刘敏说,看好聚禾影画未来的第三个原因是管理团队思路清晰,他们对国内票房“亚健康”的成长状态有自己的看法和处理方法,希望以自己的力量改变行业不规范的地方,并积极地向国外制片方学习并开展合作,从而把国外好的经验引进来。“这让我们看到了年轻一代电影人的担当。”刘敏表示,伴随着中国电影行业的快速发展,开展电影行业全产业链延伸整合的优势也日益明显。聚禾影画的团队拥有深厚的电影从业经验和行业资源,对电影行业的发展趋势把握准确,并全力打通了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运营机制灵活的聚禾影画将在这一波行情中大有可为,未来发展空间巨大。”

  而刘畅也对毅达资本情有独钟。“毅达资本非常了解泛娱乐产业,特别是影视产业,我们愿意选择这样的战略投资者,能够帮助我们走得更长远。同时,毅达资本在泛娱乐产业的上下游投资了很多企业,有助于我们整合业务,未来我们会与毅达资本投资的兄弟企业有很好的合作。”

  电影追梦人

  美国好莱坞是美国电影产业的发源地,也是世界电影产业的风向标,那里创造了无数令人瞠目的电影神话,也成为全球电影人学习、研究乃至效仿的标杆。

  聚禾影画仔细研究了好莱坞电影的发展模式,并比对了中国电影产业的发展阶段,结果认为,中国未来一定会像好莱坞那样,形成多家独立制片公司齐头并进的局面,而非一家独大。面对巨大的行业发展潜力,聚禾影画希望将自身打造成为独立的电影片场,从前期的剧本开发到制片,从宣传到后期发行乃至上映,都能独立把控,让其中的每一个小环节都不会遭受其他细分行业龙头企业的过多掣肘。

  “我们梦想成为新独立片场,像美国好莱坞那些独立的制片公司一样,用自己的原创开发能力和IP转化能力,辐射产业链的各个环节。”暴捷说,“但是我们也需要因地制宜地提升自己的能力,主要是提升电影转化能力。中国不缺好的剧本和编剧,但是要将作品呈现到观众面前,还需要很多环节的配合,比如导演以及发行、营销等团队的配合。原创能力必须与强有力的工业化流程匹配起来,这样才能呈现出完美的影视作品。”

  聚禾影画正在朝这样的方向努力。“我们最主要的特点就是‘稳’,始终坚持做好量产和风控,以稳健的方式前进,不会激进地将重金压在一两部影片上。我们的第二个特点是‘实’,我们是真正踏踏实实地研发影视项目,而不去过多地宣传一些概念化的东西,公司业务的每一个环节都有独立的团队在开发,会最大限度地发挥每一个环节的作用。”刘畅介绍说,“第三个特点是‘快’,我们从2014年起开始筹备制片,短短两年里已经完成了两部影片的拍摄,还有好几个新项目也在筹备中。”

  刘畅和暴捷都怀着电影人的梦想,希望真真切切地做一些事,以推动中国电影事业的变革和产业的发展。“大家都说‘做一行,爱一行’,但我一直认为只有爱一行,才能做好一行。今后我们一定会继续贯彻自己的思路,在电影的道路上踏踏实实地努力。”刘畅表示。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