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版徐新Vani Kola:募资6.5亿美元、投资60家公司给他们“父母式”照顾

2016-11-01 16:42· 猎云网   
   
52岁的Vani Kola是印度最大的风投投资家之一。她募集了6.5亿美元的资金,并持有超过60家初创企业的股份,其中包括印度估值最高的Flipkart和Snapdeal。如果说印度的初创企业正面临困境,没有人付出的代价会比她更多了。

印度版徐新Vani Kola:募资6.5亿美元、投资60家公司给他们“父母式”照顾

  如果说印度的初创企业正面临困境,没有人付出的代价会比Vani Kola更高了。

  Kalaari Capital总部位于班加罗尔,52岁的Vani Kola是其联合创始人,也是印度最大的风投投资家之一。她募集了6.5亿美元的资金,并持有超过60家初创企业的股份,其中包括印度估值最高的两家创企:FlipkartSnapdeal

  但是今年似乎是印度科技企业最艰难的一年。由于很多风投公司大量缩减投资,传言都说很多本地公司将岌岌可危,包括Amazon和Uber在内的外国巨头也调整了市场战略。但Kola并没有因此而退缩。她一直保持投资的节奏,甚至在一年之前还启动了加速计划,以培育更多的企业家。

  一次,她在Kalaari孵化室董事会会议室内接受采访时说:“最近有人说,印度的大多数初创企业都玩完儿了,Uber和Amazon可以宣告胜出。”孵化室中放置着传统的印度黄铜油灯,还有一幅印象主义油画,画着一只羊和一个火车机车。“但我绝不会低估这些创业者的能力,他们总是能想各种方法解决问题。”

  Kola的成功案例很多。她和Vinod Dham(因开发了Intel的奔腾芯片而有名)于2006年首次募集了2.1亿美元的基金,在电子商务刚刚崭露头角之时投资该行业的初创企业。离开Dham之后,她又募集了4.4亿美元,由此她的公司被称为了印度资产排名第二的企业(女性经营的企业中则是位列第一)。在公司84项投资中,Kola成功卖出21家初创企业。

  Aarin Capital Advisors风投主席(曾任Infosys首席金融官)Mohandas Pai说:“她是印度前五名的风投家。她也是最早进入互联网领域的一员。当时还没有人看到互联网的潜力。”

  “不是那种人”

  Kola在海得拉巴的南部城市长大,大学时学习工科。20岁时她去美国读了研究生,几年后,在做产品工程师时,意外发现了人生的第一个商机。1996年,她打电话回家告诉父亲,一名政府官员,她想要开公司时,父亲冷淡地回应:“我们不是那种人。”

  她还是开了公司,成立了RightWorks Corp.,帮助企业设立软件系统,并在全球范围内采购和销售。在度过一段艰难期之后,她签下了通用电气公司以及百事集团等大客户,四年后,她同意以现金及股票的形式出售手中价值6.57亿美元的业务控制权。她成为了一名企业家——而且还是相当有钱的企业家。她又开了一家公司Certus Software,之后又把这家公司成功售出。到2005年底,她有钱,有经验:她决定回到印度,和年轻创业者们共同奋斗。

  大约六个月的时间内,她募集了首笔2.1亿美元的资金,说服了投资者,告诉他们属于印度创业者的时代来临了。她很多有海外经验的同胞都回国了,电子商务等领域的潜力巨大。她说:“很多人看到了局限;而我,看到的是无限可能。”

  她相信本土初创企业相对外国竞争者在基础方面存在优势。她认为,印度的行商方式与西方完全不同,外来公司得作出调整,比如付款方式效率低下、错综复杂的规定以及欠发达的基础设施。“即使在今天,快递小哥还会在送快递之前给客户打20次电话,反复告知他要来了以及询问该怎么前往客户所在地等等。”

  在有了自己的资金之后,她收到了来自一对二十出头的搭档的邮件和电话。他们的名字叫Kunal Bahl和Rohit Bansal。这对搭档开了一家电子商务公司,他们能找到的别家风险投资者都拒绝为其投资。Kola在位于班加罗尔怀特菲尔德街区的Kalaari董事会会议室和他们会了面。

  48小时内,她就表达了自己的投资意向。她被这对搭档的雄心壮志所吸引,支持他们通过一个叫Snapdeal的平台为印度人提供高效的在线商务服务。Bahl回忆道:“Vani是我们的第一个机构投资者,在那之前我们已经跟13家风投公司打了交道。她到底从我们身上看到了什么?我们两个都26岁了,还绞尽脑汁卖实体的优惠劵!”

  Snapdeal.com

  一路走来,大家也是跌跌撞撞。2013年,Snapdeal现金链几乎断裂。Kola再次出手,愿意将自己20%的基金注资这家创企。Bahl说:“当有人这么做的时候,你想把你的1000%都给她。”这一切付出得到了回报:根据CB Insights显示,Snapdeal最终估值为70亿美金。

  Kola还投资了旅游网站Via以及时尚零售商Myntra。Myntra之后成为了印度最大的时尚网站,被电商领导者Flipkart以3.3亿美金收购。Kola欲为那些立志在新兴市场有所作为的创业者投资,该策略成效颇丰。她说,她下定决心这么做并且接受判断错误的风险。

  Tata Group临时主席Ratan Tata为Kalaari顾问委员会的成员,他说:“Vani非常有远见,投资力度很大。”

  “我最好的朋友没给我打电话”

  公司的孵化室在Kalaari办公室的隔壁,材质为玻璃和铬合金。孵化室内热闹非凡,有硅谷初创企业的感觉,只是都是印度人。Kola穿着一条手工刺绣的蓝白相间的阔腿裤,束腰上衣加宽松裤子,典型的印度式正装。她还带了个鼻环。她在说话的时候经常闭上眼睛,就好像在努力集中精力思考某一个问题一样。

  她说她自己养大了两个女儿,从中学到了很多。Kola说:“并不是要她们一直很受欢迎,而是要通过有思想的谈话让她们选择正确的路,让她们能认真审视并正视自己的弱点,在她们出现自我怀疑的时候能够站在她们身后支持她们。”

  无论她身在何处,24小时之内一定会回复创业伙伴的信息。Kola会在个人危机、资金紧张、管理策略方面给出建议。Snapdeal的共同创立者Bahl半开玩笑地称Kola为他的“工作之母”。

  Kunal Bahl

  在孵化室里,初创公司的创始人也可以受到“父母式”的特殊照顾。每天早上都有水果和其它健康的零食,还有自制的印度花生糖。除此之外,还有私人教练、锻炼器材以及每周的冥想课程。Kola闭上眼睛,说:“不仅要关心他们在做的事,而是要全方位地关心他们。”

  她在离班加罗尔市中心车程一小时的农场小屋休整了一下。她一直是个素食主义者,在农场种菜,基本实现自给自足,还养了一对拉布拉多。她每天都冥想,并且相信印度因果报应的说法,认为做好事能有好报。她回复女儿们跟回复她看中的创业者一样迅速。她走出会议室,接来自女儿的紧急电话,比如她从董事会议上离开,跟处于青少年期的女儿谈心,帮助她应对伤心事。她女儿向她倾诉:“今天是我的生日,可是我最好的朋友没给我打电话。”

  印度的创业者近期压力颇大。风投资金消耗殆尽,尤其是在像Tiger Global Management这样的外国公司撤退之后。一家研究公司列了一张清单,细数了所有奄奄一息或已然阵亡的初创企业,将其称为死亡清单,其中涉及800多家公司。

  “创业者对于完蛋无所畏惧”

  Kola资助了很多创业者,若不是她的支持,那些企业就该倒闭了,Snapdeal就是一个例子。在今年的前三个季度,她通过Kalaari给10家公司投了钱,还通过加速项目资助了其它8家初创企业。在一家奢华酒店的咖啡厅里,我们第二次采访Kola,她毫不掩饰对其投资组合公司的特别关切。

  她拿起了一块饼干,蘸了一点带生姜的绿茶,说道:“这些公司总被预测会完蛋,但是他们对于完蛋毫无畏惧。”

  Holachef网站

  Kola将大部分资金投在了电子商务领域,鉴于亚马逊花费数十亿争取客户,该领域可谓前景堪忧。总部位于班加罗尔的Zivame是一家在线销售内衣的公司,让人们可以更加私密地购买贴身衣物;而Guarented则在千禧年为“四处奔波”的人们提供家具和电器的短期租赁服务。总部位于孟买的Holachef提供400项新鲜出炉的菜品,为“厨师”这个曾经风靡一时现在失宠的行业打了头阵。Kola说:“Foodtech初创企业经历了‘人人看好’到‘无人问津’的过程。”该初创公司精简了供应链,努力让每一笔交易有利可图,以度过低迷时期。

  她从未如此坚定地相信过,本土创业者一定可以抗衡外国公司,坚守地位。为了说得更具体一些,她分享了从美国回印度的时候买车的经历。因为没有场地让客户检查模型,所以员工将车开到她家门口供其试驾。当她最终选定车型时,销售人员就开着相应的车来到她家门口,带着所有必要的文件,还带了一篮花、椰子和巧克力——这是在印度驾驶一辆新车之前的神圣习俗。

  她说:“印度绝不是美国或中国的翻版。”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