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世春:融到足够多的钱,在一个大的赛道里才经得起折腾

2015-07-28 10:14· 孕峰   
   
互联网世界观也是四个支柱。概率论,不可知论(精准讲应该是复杂因果论。因果永远是成立的,只是当前的人类还没能力论证因和果之间的复杂逻辑),整体论,自组织。

吴世春:融到足够多的钱,在一个大的赛道里才经得起折腾

  这是梅花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在私董会的分享。峰哥梳理,并做了细微补充。

  一个企业只能在企业家的四维空间里成长,企业的成长被其CEO的思维所控制、所限制。这是德鲁克说的。现在每个人都可以说出自己理解的互联网思维。比如羊毛出在猪身上,共享经济,众包,价值的重构,口碑,等等。这些可能都是很浮躁的互联网思维,这些东西不是互联网出来后才存在,而是因为互联网的发展,它们在这个时点集中爆发出来。我们需要改变的不是现象上的东西,而是哲学上的互联网世界观。世界观是思维的底层代码。思维不可能超过世界观的高度而自己变异。

  先说说工业时代的世界观。那个时代是由牛顿开始的,他发明三大定律,开启了一个全新的时代。工业时代就是牛顿时代。瓦特发明蒸汽机,是对三大定律的一个应用。泰勒提出科学管理的理论,也是对三大定律的一个应用。工业时代的世界观,我觉得是由四根支柱构成:决定论、因果论(精确讲应该是简单因果论)、机械论、还原论。决定论认为世界是物质性构成的。(简单)因果论认为世界是人类依据自己的知识和工具可直接观察清楚的的。机械论认为是可预测的。还原论认为是确定性的。

  决定论。就像我们学过的物理一样,只要给一个初始条件,加上牛顿的定律,一定可以推导出未来的状态。(简单)因果论。一切都是由人类当前能理解能论证的因果关系联系起来的,知道了原因以后就一定知道结果。机械论。世界像钟表一样精确的走动,人们可以预知未来的一切。还原论。世界整体是由部分存在的,整体等于部分之和。在爱因斯坦之前,这些理论被当作真理,能解释世界上所有的现象。甚至认为物理学已没需要再补充新东西了,包括哲学层面。

  随着科学的发展,发现牛顿的定律仅适用于低速的宏观的物体,在一个三维的世界里解释的通。但若在微观世界里,若把比如时间这个纬度加上去,就完全不适用了。这就是它的bug。任何一个已知系统若出现一个bug,一定要用一个更大的系统来统一它,才能解释它。bug是悖谬点,更是机会点。我们认为系统之内是常识,跳出系统之外看是见识。见识比常识更重要。

  见识比常识更重要。所以需要看到更高的纬度,降纬进行打击,这是非常高明的。牛顿之后最著名的科学巨匠是爱因斯坦,他一个人开启了一个相对论时代。牛顿认为,质量和能量无关,爱因斯坦用一个公式,E等于MC的平方,把能量和质量统一起来了,引入时间作为一个纬度充分解释了光速情况下,速度越快,时间越慢。那爱因斯坦有没有bug,也是有的。他的理论无法解释波粒二象性,光是粒子还是波,这差不多持续了三百年的一个讨论。最后认为光既是波又是粒子,玻恩提出了概率波来解释。

  粒子到底是什么状态,这是不确定的,它是取决于你是否观察。薛定谔指出了一个很复杂的波动方程,相当于哲学层面的,解释了粒子的状态。这是科学史上一个很有名的实验,薛定谔的猫。这个猫是死是活,是不确定的,它的死活是取决于你是否观察。你不观察,它可能是活的,你观察,它可能是死的。所以爱因斯坦不能理解的就是上帝在掷色子吗,还有什么事是不确定的吗,他至死都无法理解。这个不止是科学之争,已经上升到哲学的世界观之争。

  从工业时代到互联网时代,就同科学的发展一样。工业时代是在相对稳定的环境,有相对足够的数据,能对未来进行准确的分析。现在的时代,市场变化速度超过企业的变化速度,专家的预测全部是错的,商业计划书通常也是错的,就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工业时代对应牛顿世界观,互联网思维对应量子世界观。

  互联网世界观也是四个支柱。概率论,不可知论(精准讲应该是复杂因果论。因果永远是成立的,只是当前的人类还没能力论证因和果之间的复杂逻辑),整体论,自组织。

  从工业时代到互联网时代,从决定论到了概率论。不能预言每次结果,但可以确定不同结果出现的概率。工业时代,我去银行贷款,扩大产能降低成本,然后可以赢得用户,销售出产品,基本是一定的。互联网时代,比如你生产手机,不是说足够多的产能、价格降的足够低就一定能卖的出去。诺基亚产能最高,肯定可以成本最低,销售网络最广泛。但最终崛起的是小米、苹果。康德是我认为最伟大的哲学家,他就提出不可知论(复杂因果论)。海森堡提出了不确定性原理。

  不可知论。互联网时代不可知才是常态,确定的结论恰恰是不靠谱的。原来最重要的假设是,我知道用户的问题是什么,我知道解决方案和产品是什么,去解决之前认定的需求。恰恰这里非常危险,原来我们以为两者都知道,但大部分情况我们只是自以为知道,对用户和市场的了解很可能得是错的。承认不可知论是创业的前提。物质世界里,我确定知道这个事物的存在。在量子世界,占主导地位的是不可知论。

  热力学和相对论以及量子力学,都是源于发现了不可知论,最后才提出了波粒二象性。你不知道是波还是粒子,取决于你此时的观察,取决于你此时全新的认知。

  第三个支柱是整体论。之前的还原论认为,整体等于部分之和。整体论认为整体大于部分之和。多出来的部分是连接。这两瓶水加起来不是两瓶水,还有两瓶水之间的连接。基本粒子分到最后,可以发现由连接而有的一种相互关系是它的一个永远存在的本质。有个著名实验叫量子纠缠,我们知道两个量子,如果你观察它时,它是各自不断旋绕的,即使把它俩隔离很远,它俩依然是维持一种互为正反的旋绕。

  几乎伟大的思想家的思维方式都是整体论的思想。像特斯拉和马斯克也常讲的“第一原理”。这其实就是整体论的一个概述,它可以利用第一原理的思维而不是比较思维去思考问题。我们大部分人生活中总是去比较,别人做的好,我也去做,比他做的更好,更大。这种叫持续性创新,这种只能产生小的发展,不能产生颠覆性的发展。第一原理的思考方式是用物理学的角度去看世界,一层一层剥开事物的表象,看到里面的本质,再从本质再往上走。不是说我在宝马和通用的基础上再做一个更好的车,那样很难超越宝马和通用。马斯克做的车,是从来没做过车的人靠自己的理解做了一个车。

  第四根支柱是自组织。从基本粒子到生物,到自然界,到社会科学,到社会网络,都是自组织。《混沌到秩序》里说,跟能量和质量一样,自组织是物体的内在属性。它内在就存在自组织的状态,比如说分子、原子,很多排列,特别的有规律。相邻个体之间的基于简单规则的相互作用,涌现出的整体上的复杂性,就是自组织。(这个复杂的自组织机制,可能就导致了一定程度的“不可知”,也就是复杂因果)。微信的朋友圈,包括群,就是一种自组织。没人规定这个群必须怎么样产生、怎么运转,是一个自组织的状态。规则也非常简单,微信群的规则是所有社区里最简单的规则,一秒钟里拉两个人就成了一个群。但微信群实际上也是所有社区里最复杂的一个。第一是最大的,第二内容产生是最丰富的,参与者是最广泛的。只有在简单规则下才能涌现出巨大的复杂性。

  这次股灾,我相信微信的广泛传播也是一个重要因素。你看到微信的群和朋友圈加剧了恐慌情绪的传播,加速传播。优衣库视频也可以看到,内容不需要在互联网的某个网页或搜索引擎里更甚至在微博上出现,内容都在群里以及朋友之间快速被转发。这远远超过了原有的信息传播方式。

  自然是自组织的,生命是自组织的,社会动物是自组织的,社会网络也是自组织的。成千万条鱼在海里像一头巨兽一样的游动,拐弯。鱼和鱼之间看似没交流,鱼的整体运动,好象有人在指挥一样。这种一致性怎么来的,为什么没有鱼跑到外面去。单个蚂蚁是己知的行为最简单的动物,百万只蚂蚁在一起就会组成一个整体,形成集体智能。它知道怎么去绑架,有人护卫,有人供给,有人获取食物,分工特别好。一只蜜蜂只有6天的记忆,作为整体的蜂巢却有180天的记忆,是一只蜜蜂寿命的两倍。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2018全球创投峰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8月21日
      华栖云
      华栖云
      A轮 1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21日
      随拍科技
      随拍科技
      Pre-A 1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21日
      星图协议
      星图协议
      种子 300万美元 融资
    • 2018年08月21日
      小彩印
      小彩印
      天使 10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