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PE巨鳄凯雷的商道涅槃:“总统俱乐部”里三个创始合伙人演绎传奇

2014-12-25 11:16· 中国董事俱乐部   
   
如今凯雷的成功,这得益于丹尼尔·德安尼禄、鲁宾斯坦、比尔·康威。三人分工颇为迥异,鲁宾斯坦负责募集资金和投资者关系,德安尼禄负责企业管理、财务管理和地产投资,康威负责投资。

全球PE巨鳄凯雷的商道涅槃:“总统俱乐部”里三个创始合伙人演绎传奇

  成立三十多年来,三个性格迥异又能相互包容的创始合伙人把凯雷从一家关系型的红顶商人小投行,转型蜕变、涅槃成全球化、市场化、管理着2000多亿美元的最大PE之一。为了完成这种转基因,三个创始合伙人力邀刚刚退休的让大象跳舞的原IBM董事长郭士纳加盟凯雷出任董事长,最终如愿以偿。曾经号称“总统俱乐部”的凯雷,都没有沉迷在红墙的权力关系幻象中,我们国内那些着迷此道、矢志不渝的企业家和金融家们该醒醒了。

  过去十年,凯雷投资集团联合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丹尼尔·德安尼禄一直隐居幕后——他的生意伙伴、凯雷投资集团另一位创始人大卫·鲁宾斯坦已成功地将自己打造成为金融巨子、华盛顿现代慈善的新面孔。但迥异于鲁宾斯坦的行事高调,德安尼禄则完全是另一种做派。

  “有人说这里是全北京最有权势、最富有的一座楼。”

  “噢,真的吗?”

  置身于北京国贸三期19层会议室,凯雷投资集团联合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丹尼尔·德安尼禄(DanielA.D'Aniello)看起来对此地一无所知。

  这并不奇怪。过去十年,德安尼禄一直隐居幕后—他的生意伙伴、凯雷投资集团另一位创始人大卫·鲁宾斯坦(David M. Rubenstein)已成功地将自己打造成为金融巨子、华盛顿现代慈善的新面孔。迥异于鲁宾斯坦的行事高调,德安尼禄则完全是另一种做派。鲁宾斯坦为肯尼迪中心捐款5000万美元,为美国国家艺术馆捐款1000万美元,为弗农山庄捐款1000万美元,为修缮华盛顿纪念碑捐款750万美元,为国家动物园熊猫繁殖项目捐款450万美元,这些钱还只是九牛一毛。四年前,鲁宾斯坦已签署捐赠誓言,要把自己至少一半的财富捐赠给慈善事业。这些都令鲁宾斯坦名满天下。

  而德安尼禄却鲜为人知—如果你不了解他是个大人物,你可能从来没有听说过他。但他就喜欢这样:不要大惊小怪,不要公众关注。如今凯雷已成为一个可以与高盛、摩根等金融巨子比肩的佼佼者,这得益于德安尼禄、鲁宾斯坦以及另一位创始人比尔·康威。三人分工颇为迥异,大卫·鲁宾斯坦负责募集资金和投资者关系,丹尼尔·德安尼禄负责企业管理、财务管理和地产投资,比尔·康威则主要负责投资。长久以来,私募基金业必须做好两件最重要的事:一是筹集资金,如果资金不足就无法开展业务;二是明智的投资,如果你的投资不明智则无法筹集资金。在此关键两点上,凯雷都干的不错。截至2014年9月30日的统计,凯雷早已名列全球最大私募基金之一,它在全球设有40个办事处、在20个国家开展业务,管理资本规模约达到了2030亿美元—比白俄罗斯全国的GDP还要多。

  如此合作的回报颇为惊人。在过去一年,三人各自拿到9260万美元的股息和281375美元的基本薪水,加上其他报酬,三位创始人去年总收入约达到7.5亿美元。

  在胜利之余,三位凯雷创始人曾不失幽默的拍过一段视频调侃如果1987年没有创建凯雷各自的命运。大卫·鲁宾斯坦开玩笑自己会是个卖柠檬水的,因为有限合伙人(Limited Partner)和柠檬水合伙人(lemon Partner)缩写一致;比尔·康威则是个无聊的接线生角色(他曾是MCI电讯公司CFO),他调侃说不认识鲁宾斯坦是谁,还建议寻找著名意大利餐厅的用餐者要去德安尼禄家的,因为那里比较便宜;而丹尼尔·德安尼禄则扮成Dunkin店员,他似乎对于负债权益比的敏感度还不及前来买甜甜圈的小女孩。

  当然,这一切归于玩笑。事实上,凯雷极其精于数字管理。2013年10月,由于美国民主、共和两党未解决新财年的政府预算分歧,非核心部门曾在10月1日正式“停摆”,当时政府相关的经济数据发布出现空白。凯雷则发布了自己的研究数据—事实证明,这些预测均极其精准。

  这得益于凯雷强大的企业网络—它参与投资了超过200家工业品公司,其产品直接应用于工业,经济运行的秘密即在其中。例如陶瓷粉,从它的产出和运营状况能看出工业制造业的实际状态。若其产能提高,订单增加,工业制造即表明开始提升。此外,它还拥有300多项活跃房地产投资项目,亦能获得实时有效的数据。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