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宣冯涛隐身幕后:投资矿业圈子点石成金的能量

2012-12-20 11:17· 福布斯中文网   
   
如果说别人是“明星”的话,冯涛更像电影中“教父”一类的人物:隐身幕后,颇具能量。冯涛自己主导的投资始终没有走出矿业这个圈子,他深谙此道,并能游刃其中,“跟开矿的那批人打交道,书生那一套是行不通的。”他乐呵呵地说。

  在PE这个圈子,如果说别人是“明星”的话,冯涛更像电影中“教父”一类的人物:隐身幕后,颇具能量。由其参与创立的中国首批创投企业上海联创在2006 年转制为民营,更名为上海永宣创业投资管理公司(以下简称永宣),经过6 年的发展,公司正在市场大潮的磨洗中日显光芒。

  在经济低迷中永宣逆势增长,资产管理规模稳步升至200 亿人民币,人员扩展至100 多人。刚刚盘下上海兴国宾馆11号楼,簇新的办公室,新绿色的装修简洁明快。应采访要求,总是运动衫上身的冯涛难得穿上了西装,从容闲适,语带风趣,自嘲中偶露锋芒。

  以投资矿产见长的冯涛近年成立了一批矿业基金,永宣在矿业上的投资也由零敲碎打开始成体系上规模。目前永宣在矿产资源上的投资已经占到公司整个投资的60% 以上,这其中包括金矿、铜矿、镍矿、铅锌矿、铁矿等,其中金矿的投资又占到整个资源类投资的60% 以上。

  过去的三年,是永宣投资金矿的密集期,截至目前永宣共投资了30 多家金矿,控股和参股金矿的探明合计黄金储量达2,000 吨以上,已远远超过中国黄金等公司,永宣在金矿产业内举足轻重。冯涛的脑海中有一张清晰的中国金矿分布图,对其所投分布在四川、甘肃、贵州、广西、陕西、山东、内蒙等地的金矿如数家珍,其所持金矿多为当地最大或是民营最大金矿。

  永宣以一介投资人的身份得以强势进入金矿企业,得益于冯涛多年积累的圈内人脉和投资经验,“2010、2011 年看起来我们集中投资金矿,但实际上是吃老本,都是五六年前就在看的项目,有些甚至是十几年前就认识的人”。永宣为什么可以在部分地方区域激烈的竞争中得以获得金矿的控股权呢?

  在中国金矿市场上,外资已被边缘,曾经混迹其中的加拿大军团已被逐渐挤出,市场上的主力对手主要集中在金矿上市公司、国有、民营企业当中。“比如甘肃文县这个项目,我们从一家大型民企手上受让了80% 的股份。”这个烫手山芋永宣敢于接手的主要原因,是冯涛对此心里有底,“他们怕的难点就是担心成本太高,而我们能够做下来,回收率80% 以上且无污染,成本没有想象的那样高,现在旁边又找到五六个矿,我们派了20 几个人,投了大笔钱,目前年产黄金20 吨,这个项目发展得很好”。

  得以控股还有另外一种情况,永宣对金矿的专注使得其能获得这个行业内最为隐秘的圈内信息。冯涛描述了另外一个案例,在西北有一个矿区非常偏远,从县城开过去还要500 公里,其中只有200 公里是有路的,还有300 公里需要自己找路,偏僻到“我给老板打电话说要看矿,他告诉我路上要带多少斤猪肉鸡蛋”。这个矿一直由一对夫妻带着一干人坚守着,多年也未见成就,永宣进入后,不但找到水源,两个钻井下去,还找到了矿山主力。这对夫妻不仅仍保留了金矿50% 的股份,还得到1.6 亿元的大笔现金。

  永宣在金矿方面的技术优势还彰显在山东的鸡窝矿上,品位不高乏人关注,永宣引进加拿大的开采技术对大批鸡窝矿组织了露采,“这个矿明年至少可以产3.8-4吨黄金”。

  实际上源源不断的黄金开采并不能带给投资者意外的惊喜,真正决定投资金矿取得良好回报关键的因素是什么呢?勘探。比如一个矿以15 吨储量标价售卖,“但你有本事,通过专家、技术可以找到30 吨,那你就获得了超值回报。我们买了两个控股金矿,都是20 吨,现在探明储量都超过100 吨。原来的老板高兴死了,他卖给我一半,现在他的一半就是原来金矿的两倍。大家都趋之若鹜来找我们希望合作,这形成一个良性循环。我也没想到我们会揽到那么多金矿”。

  波动诡谲的国际经济形势不断地推高金价,目前金价回归到1,720 美元以上一盎司。在金价800 美元一盎司的时候冯涛就开始了在金矿方面的下注,这并非一场赌博,因为玩家成竹在胸,冯涛清醒而又有力,“所有成本都加上,我们的成本能控制在600 美元一盎司。”

  “手上所有的金矿一直要开到2016 年才能全部投产,明年产量12 吨,希望每年将以50% 的速度增长。”冯涛说,这是否也意味永宣创投所管理的资产净值每年也将以50% 的速度递增?奇怪的是我为什么没有投资这家公司呢?

  “作为一个资产管理公司,团队规模都不会很大,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人派不出去了。”冯涛自言也不习惯管理一个过于庞大的队伍,所以未来对所投金矿如何实施比较好的控制力仍是他面临的一个巨大挑战。

  虽然永宣创投有接近40 人的矿业投资团队,但最终决定权仍掌握在一个人手上。在冯涛看来,世界经济形势前所未有的明朗,无论政治家伟大还是平庸,他们现在应付这场衰退的有效措施之一,就是印钱。他说,我们投资矿产,投资石油,都只不过是自卫,以防资产贬值。

  某种意义上冯涛是一个非常保守的投资人,他要投的项目是“我家保姆都看得懂才行”;某些时刻他又变身一个非常性情的投资人,对于合拍投契的人,不惜一掷千金。他个人最钟情的投资项目东江环保直到现在也一股没有退出,“不能退,退了没法面对兄弟”。初次见面,东江环保创始人张维扬一台破旧的桑塔那接机,半路抛锚,两人一起用千斤顶换轮胎的场景至今冯涛还历历在目。

  纵横投资圈十几年,眼过千帆,心似沉潭,冯涛的投资价值观从没变过,投资那些实实在在做事,能真正创造价值的人。“东江环保为什么好,IBM 的废液都没法处理,他不但花钱买过来,还能变废为宝提炼出金和铜。”

  冯涛自己主导的投资始终没有走出矿业这个圈子,他深谙此道,并能游刃其中,“跟开矿的那批人打交道,书生那一套是行不通的。”他乐呵呵地说。

  兄弟合伙人

  冯涛认为,在一个经济衰退的世界里,投资矿产是最好的自卫。

  作为永宣的创始人,冯涛身边聚拢了一批由草根而来的能人奇士,几大合伙人分别主导永宣旗下不同的股权管理公司。主导上海联创永津股权投资管理公司的合伙人韩宇泽出生和成长在新疆,由工行的区域信贷员做到行长,由特变电工的资本运作操盘手到上海滩的专业投资人,曾在所供职的银行、上市公司、互联网企业内掀起大刀阔斧的改革,有着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爱学习,已是博士学位仍在攻读香港科技大学的EMBA,自在豁达,笑声朗朗仍带些微西北口音。“2005 年在证券之星的投资项目中和冯总认识,冯总性格好,投资真实的人真实的事,很吸引我。他信任大家,能放得出去又收得拢,像兄弟一样。”

  在2006 年下半年韩宇泽开始和冯涛合作发起人民币基金,2007 年韩宇泽正式转入上海联创。在同事和朋友的眼里,韩宇泽精力旺盛,喜欢挑战自我,不断的在矿业、牧业、食品、医疗、军工、电子信息等领域当中切换思维频道,快到每小时都可能不同。非常享受选项目、募资、投资这种循环式的投资人生活。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